《少年摸骨師》第178章黑金蠱 抱歉!…

CHECK OUT AMAZING OFFERS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余生安稳 誰在劇本殺遊戲里親了我最新章節、誰在劇本殺遊戲里親了我卡糖、誰在劇本殺遊戲里親了我全文閱讀、誰在劇本殺遊戲里親了我txt下載、誰在劇本殺遊戲里親了我免費閱讀、誰在劇本殺遊戲里親了我卡糖

卡糖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誰在劇本殺遊戲里親了我、重生后男主成了大魔頭、

。 原本看起來堅硬無比的冰牆在碰觸到外力的情況之下轟然碎裂,裡面被封印的黑氣瞬間衝出。

只見原本被冰封的二層入口瞬間鬼影重重,上萬道鬼影浮現四周。

「這是什麼東西?」

「不好,這一定是林天成布置在這的,大家小心!」

「混蛋,誰讓你擊碎這個封印的?大家小心,林天成說不定就在附近,先清除這些鬼影!」

只是,眾人合力擊殺鬼影后才發現這些鬼影殺了還是會復活,而且會無限分裂,只能困住殺是殺不死,殺不完的!

由於他們發現的比較晚,此時的鬼影在他們的幫助之下再次繁衍了數倍,只見如今每個人身邊都圍著十多隻鬼影,一個個舉步維艱!

之所以林天成只讓鬼影分裂到了一定的數量就不擊殺了,那是因為劉朵朵的實力有限,分裂的數量過多不好封印,就像現在眾人面對的事情一般,鬼影分裂的數量過多,想封印,談何容易?

漸漸的,眾人也相繼有了損傷,這時候他們才發現這些鬼影的攻擊也不是那麼好接的,一個個中招的人身上都浮現出了大片的黑氣,身上流出膿血。

「不好,大家小心,這些鬼影的攻擊帶有強烈的腐蝕,不要輕易受傷,石林封印!」一名強者一邊封印身邊的鬼影一邊對身後的人說道。

而這個時候有些實力底下的人已經被鬼影里三層外三層的包圍了,不多時就只留下一堆白骨和膿血,死無全屍!

更有甚者由於受傷部位不斷蔓延擴散腐爛,只能忍痛割肉自保,一時間眾人戰力大跌!

此時敢進入蠻王墓的人都是各大部落的強者,實力上是毋庸置疑的,只不過遇見的這些鬼影軟硬不吃,這才不慎中招,不過強者就是強者。

在經過短暫的慌亂之後,眾人合力之下也漸漸的將這些鬼影重新封印起來。

整個二層入口,氣氛十分低沉,走到這裡大家好處沒撈到什麼,全被林天成佔了大頭,而且還出現了第一輪的減員,一下子眾人心頭之上都浮現了陰雲。

「大家都注意點,不要再擊殺這些鬼影,將封印住的鬼影都推到入口處,防止後面的人再進來!」

「哼……都是那個林天成,害的我們死傷這麼多人,要讓我找到他,非殺了他不可!」

不遠處的陰暗處,劉朵朵強忍笑意的看著一旁的林天成,「林大哥,他們好像生氣了,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林天成看了一眼劉朵朵笑了笑,「怕什麼,是鬼影殺的他們的人,又不是我,真要找我算賬,我也不怕他們,好戲看完啦,走,我們繼續尋寶去!」

「這一次,我們直接去主墓室,把好東西統統打包帶走!」

一路上,林天成發現第二層有很多鬼影在遊盪,似乎是第二層的主要守衛力量。

不過,有劉朵朵在,鬼影基本上只要出現,數量不多的情況下都是毫無反抗的被封印在了原地,然後眼睜睜看著林天成和劉朵朵穿越他們守衛的地方帶著寶物離去。

而緊跟在林天成身後的聖女等人此時也十分頭痛,因為在劉朵朵的刻意之下,封印的力量並不是十分牢固,基本上等林天成他們離開不久就自動解封,緊接著就將滿腔怒火發泄在了緊隨其後的聖女等人身上。

這樣一來,聖女等人的隊伍不得不面對大量的鬼影襲擊,一下子腳步就被拖延住了。

就在林天成走到一處岔路口的時候,貔貅獸卻發出了不安的低吼之聲。

聞聲,林天成當即微微皺眉看著眼前的岔路。

「怎麼了,林大哥?」劉朵朵湊到林天成身邊問道。

「貔貅獸說這條岔路通往的墓室中有一股不祥的氣息……」林天成眉頭緊鎖道,「很有可能就是藏著重寶的地方!」

林天成之所以猶豫不決,是因為他知道身後的聖女等人一定追上來了,倘若是在墓室內被耽誤的時間太長,一定會和對方撞上,到時候聖光部落即便是在聖女的示意下不和自己計較,其他的那些部落首領也絕不會放過和自己算賬的機會。

那時候就是兩面夾擊的情況,對自己十分的不利……

就在此時,林天成猛然回首看向身後,頓時拉住劉朵朵和貔貅獸朝著一旁閃去。

只見他們剛離開沒一會,那墓室的牆壁就猛地崩裂開來,一群人身獸面的傢伙將她們團團圍住。

雖然林天成不清楚這些東西是什麼來頭,但是從對方那不懷好意的眼神中林天成能看的出來,對方對自己是不太友好的,特別是他們身上散發出的死氣,顯然不是什麼好東西。

「蠻王神墓,擅入者死!」一名馬面人身的怪物出聲說道。

看著面前一個個氣勢不凡的怪物,林天成不禁苦笑,自己雖然搶佔先機得到了不少好東西,但是相對的,他承擔的風險也是最高的,之前的鬼影就是他們撞見的,現在又是這不知來歷的怪物,還有那數之不盡的陷阱……顯然,這個先機不是那麼好占的!

「林大哥,你要小心!」劉朵朵小聲的道。

林天成深吸一口氣,顯然這一戰是在所難免,他萬萬沒想到自己沒進入岔路,對方竟然會破牆而出,順著神識追殺過來。

這第一的位置顯然是保不住了,只能寄希望於在被身後那群人追上之前甩掉這些麻煩了。

當下,林天成伸手從虛空中拽出神魔劍,釋放出神魔領域,準備硬撼這群守墓者。

「這是……神魔劍?」馬面驚呼出聲。

林天成也是一愣,他也沒想到對方竟然認識自己的劍。

「你認識我手中這把……」

「列陣,八凶煞魂陣!」

不等林天成吧話說完,對方低吼一聲迅速列陣,準備反擊林天成。

見狀,林天成也凝神靜氣嚴陣以待,身後的劉朵朵也急忙為林天成釋放一道寒冰戰甲。

頓時,林天成身上和劍身周圍泛起了冰霧,凜冽的寒風呼嘯而起!

…… 許是見厲默川沒說話,那女人又笑了,「人這輩子總是會面臨很多選擇,你可要考慮清楚了,就你現在的身份地位,如果拒絕了我,你還能在景騰市混的下去嗎?」

聽著你女人威脅的聲音,喬思語勾唇冷冷一笑,拿出手機拍下了那女人的照片,隨後將照片發給了王國均。

「我要這女人所有的資料。」

發完信息,喬思語收起手機直接朝那女人走了過去。

「麻煩讓讓,你身上的味道熏著我了……」

說完,就一把推開了那個女人,那女人猝不及防差點摔倒。

好不容易站穩時,就見喬思語已經拉開了副駕駛的車門坐了上去。

喬思語行事低調,所以很多人都知道喬思語是厲默川的前妻也是現在順昌集團的總裁,但卻很少人知道她長什麼樣。

那女人一看到有人捷足先登,頓時氣得不輕,「你誰啊,快給我下來,那個副駕駛的位置也是你坐的?」

喬思語瞪了厲默川一眼,這才將挑釁的目光看向了窗外,「我啊……我就是你口中那個把厲默川害成現在這個樣子的他的前妻啊……」

「你是喬思語?」

「呵……原來你還不認識我啊,既然你不認識我,那在我背後說我壞話是不是太不道德了點?」

那女人看了厲默川一眼,見厲默川臉上的表情淡淡的,但眼底卻是柔情蜜意時,一張臉瞬間猙獰扭曲,剛想開口,喬思語的聲音又響了起來,「至於我該不該坐這個位置,這個問題你應該問厲默川。」

說著,喬思語看向了厲默川,臉上雖然有笑容,可那笑容冰冷又帶著濃濃的警告。

厲默川目光灼灼地看著喬思語笑了笑,「我的副駕駛這輩子只屬於喬思語一個女人。」

儘管喬思語知道厲默川只不過是為了不拂她面子這麼說的,可喬思語的心還是不受控制的狂跳了一下。

「你……」那女人氣的咬牙切齒,「厲默川,你還真是下賤啊,喬思語這個女人害得你一無所有不說,還成為了流浪漢,你竟然還……」

聽到「下賤」二字,喬思語的眼神瞬間變得凌厲,冷冷地打斷了那女人的話,「這位小姐,有一句話叫禍從口出,管好自己的嘴巴!」

那女人的確有些忌憚順昌集團的實力,可是動了怒的女人一般沒什麼理智可言,「下賤!下賤!下賤……你們兩個都下賤,我就說怎麼了?」

喬思語冷笑了一聲,「沒怎麼,就是有預感你今晚會哭。厲默川,開車……」

車子啟動像離弦的箭一般飛了出去,那女人被噴的一身的煙,憤怒的又跺腳又罵。

而車上氣氛安靜的有些詭異。

見厲默川沒打算解釋,喬思語轉頭看向他冷冷道:「剛剛那女人是第幾個?」

厲默川知道喬思語在問什麼,幽深如墨的眸子微微一閃,臉上卻淡淡道:「三十二個!」

「喲,行情不錯嘛,這一晚上的時間就已經有三十二個富二代小姐想包|養你了。我倒是很好奇啊,你現在都這麼落魄了,人家想包|養你,還想讓你東山再起,你為什麼不答應?」

。 這兩人一個瘦高,一個矮胖,但都散發着強橫的氣息。

聽到李公甫的話,兩人對視一眼。

瘦高之人大笑道:「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沒想到你竟然送上門來了,自我介紹一下,在下胖頭陀,這位是我師弟瘦頭陀。」

看着瘦高之人自稱胖頭陀,而矮胖之人則叫瘦頭陀,哪怕明知凶多吉少,李公甫還是樂了起來。

「你是胖頭陀?他是瘦頭陀?是不是叫錯了?」

胖頭陀連忙搖頭道:「沒有沒有,我原本又胖又矮,我師弟又高又瘦,是我們練功出了岔子,才變成現在這副模樣的,身體變形了,名字卻不能變,只好這樣叫着了。」

瘦頭陀瓮聲瓮氣道:「師兄,別和他們廢話,先抓起來,等花非花和霧非霧帶着兩個小妞來了,再問他捉妖司內部防禦的事情,這次我們一定要拿到藏寶圖,只要得了那些寶藏,我們以後就能逍遙自在了。」

胖瘦頭陀說話的時候,沒有避開許仙兩人,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打算讓兩人活着回去。

「讓他離開,我可以告訴你們捉妖司內部防禦分佈情況。」李公甫嘆了口氣道。

「哼,既然來了,誰也別想走。」

瘦頭陀的氣機則牢牢鎖定了李公甫,讓他不敢輕易動手。

胖頭陀閃身來到許仙一旁,伸手一抓一點,許仙便覺全身僵硬無比,動彈不了分毫。

過了好大一會兒,才能動彈,但卻全身酸痛無力。

見胖頭陀如此輕鬆制住許仙,李公甫臉色大變,顧不上一旁的瘦頭陀,低吼一聲,抽出長刀砍向胖頭陀。

瘦頭陀扯出一根降魔杵,縱身而來,抵住李公甫的長刀,然後蹬蹬蹬連續後退了五六步,這才停下。

「你竟然踏入了氣血境?情報不準啊?」瘦頭陀有些不滿的瞪了眼胖頭陀。

「這是花非花告訴我的。」胖頭陀看了眼許仙,縱身來到瘦頭陀一旁,拿出一柄戒刀,警惕的看着李公甫。

李公甫雖然突破到了氣血境,卻是剛剛突破,對方兩人也已經到了淬體三重的巔峰,隨時都有可能突破,是以差距並不是很大。

如果兩人聯手,李公甫必敗無疑。

「李大哥,不要戀戰,快點跑,只有你逃走了,我才安全,不然,我們兩個都得死在這裏,我姐姐和蘭妹妹也得遭毒手。」

「不行,我一個人回去,如何面對你姐姐?」

「如果我們兩人都死在這裏,我姐姐遭人侮辱,你就滿意了?」

「可我?」

「你身為男子漢,這點擔當都沒有?為了不讓我姐姐誤會你,你就可以讓他們遭到淫賊的……你……不是我認識的李大哥。」

「我……我已經突破到氣血境,肯定能殺了他們兩人,然後在一塊回去。」

「李大哥,聽我一言,你不要存萬一之心,如果我姐姐和蘭妹妹出了什麼事,你明知道而不去阻止,又如何面對我姐姐?如何面對我?你認真考慮一下,孰輕孰重。」

「啊……我……我回去。」李公甫雙目通紅,仰天大吼一聲。

「嘿嘿嘿,李公甫,如果你敢走,我現在就殺了他,你信不信?」

胖頭陀閃身來到許仙身旁,一把抓住許仙的脖頸,提了起來,另外一隻手拿着戒刀對着許仙的脖子。

「放開我,老子就是死也不會屈服的。」

許仙伸手抓住胖頭陀的手指,使勁的向外掰,可他不過是淬體一重,哪能掰開對方的手指?

「小子,不用掙扎了,如果你能掰開我的手指,我這些年的苦修豈不是練到狗身上去了?李公甫,放下兵器。」胖頭陀看了眼許仙,冷笑一聲。

許仙頓時對李公甫大罵道:「李公甫,算我看錯你了,孰輕孰重,如何做才能避免最大的損失,你看不懂嗎?你真的這麼沒有擔當嗎?怕我姐姐誤會你,不原諒你,反而不怕我姐姐遭無良之人的毒手?」

李公甫使勁的握著刀柄,雙手青筋暴跳,鋼牙緊咬,滿臉通紅,一顆顆豆大的汗珠滾落下來,氣息越來越亂,可見他此時的內心,如何矛盾。

「住嘴。」

胖頭陀一腳踢在許仙的屁股上,疼的許仙大叫一聲,他藉此猛地一抓,伸手抓住胖頭陀的手臂。

「哼,任你如何掙扎,也是死路一條。」

「是嗎?我寧死也不認輸,給我去死。」

許仙還未說完,他體內的偽先天之氣便透過手指勃然而發,刺中胖頭陀的手臂。

「啊……嘶……」

胖頭陀被至陰至煞之氣侵入體內,如遭雷擊,扔掉戒刀和許仙,就要檢查被許仙抓住的手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LATEST GIFT CARD OFF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