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猴哥呵,這……真的是你么?」豬無天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看向身邊的『雙頭金剛之身』孫凡。

CHECK OUT AMAZING OFFERS


卻見他已然雙目緊閉,身上了無生息。

彷彿死了一般。

是的。

金箍棒在手,踏上南海的那一刻,孫凡已經徹底收回了瘟猴身上的心神。

他今後或許都不會再用這個分身,就算有事離開花果山,有豬無天在也能安心把基業交給它暫時看顧。

「你、你、你,你究竟是誰!」

雷公哆嗦著唇,問出了與摩垣沙一樣的問題。

孫凡轉身。

一步向前踏來。

「你、你別過來!」

雷公電母目露驚色,竟是被他嚇得連連後退。周圍的天兵天將,更是如潮水一般分散。

恍惚間。

他們似回到了五百年前,一尊恐怖的身影,與孫凡交疊在一起。

那是一個憑着一根棍子,就舉世無敵的存在!

一進。

一退。

一進,一退!

孫凡立與南海之上,獨自面對十萬天兵天將。

每進一步,十萬天兵就齊齊往後退一步。已經有一部分天兵的後背,頂在珞珈山屏障之上。

「滾開。」

孫凡深深皺眉。

很想直接一棍,掃滅眼前這些礙事的天兵。

金箍棒復甦的力量有限,用一絲少一絲。後面還有未知的危險,這些天兵,並不值得浪費金箍棒的力量。

此時的他,只想知道珞珈山內發生了什麼。

竟讓黑猴元神如此着急!

唰唰——

兩道金黑交纏的光芒,自孫凡眼中射出。

一眾天兵天將下意識讓開一條道路。

光芒落在珞珈山屏障上。

濺起點點漣漪。

雷公屑笑一聲。

他們之前可是轟了三天三夜,都不見如何。一隻黑猴子的目光,怎麼可……

雷公忽然瞪大了眼睛。

但見一派仙家之景的珞珈山,忽然如鏡花水月開始一點點瓦解。

恐怖的黑氣瀰漫海島。

如幽冥深處之景,看不透其中一絲一毫金色。

這才是真正的珞珈山!

唯有孫凡。

他眉頭緊鎖,目光透過重重黑霧,破開虛妄,落在一片黑色的竹林之中。

那是一座宏偉的寶殿。

通體漆黑。

彷彿一座幽冥鬼府。

匾額之上,寫着『南海道場』四個大字。

禁閉的殿門,不停晃動。

彷彿有惡鬼藏身其中,想要破門而出。

「屏障,不是還沒被破開嗎?」

「為什麼那白玉觀音一副馬上要出來的樣子?」

「鎮壓她的大聖分身,去了哪裏?」

「難道有人……偷偷進了珞珈山?」

孫凡緊緊握住手中的金箍棒,不禁感到一絲陰冷。

大殿裏的存在。

如果估算沒錯……那可是連大聖都要豁出性命鎮壓的觀音菩薩啊!

「她若出世,會是大慈大悲的觀音菩薩。還是……一尊污染世間的邪菩薩?」

7017k []

第1839章

其實她心裡早有答案,但為何沒有當場說出來,而是說考慮一晚,實際上就是為了說服阿裴。

「阿裴,如果我不去救帝翎的夫人,我又如何理直氣壯的將小軒給要回來呢?我生了他,卻棄了他,儘管不是有意,只是無心,可依舊是我對不起他,生育之恩可有救命之恩大?」

她問。

「儘管如此,我還是無法忍受我的孩子留在別人的身邊,所以小軒我是一定要留在身邊的,日後的日子我會更加的疼他愛他,既是如此,那麼帝翎那邊,我便該救他的夫人。」

秦臻說道。

「臻兒,你便是不救,孩子也是我們的孩子,也自是會留在我們的身邊,我的兒子不會姓帝,也不叫帝軒。」

蕭鳳棲聲音冷沉的厲害。

在他心裡,臻兒的命高於一切。

他要自己的女人平安無事,亦要孩子回到他的身邊。

若論,救命之恩,帝翎一行人救了孩子性命,可他們之前也差點兒要了臻兒的命。

恩恩怨怨又怎能說的清。

秦臻輕嘆了一口氣,她知阿裴心中所想。

「阿裴,其實你應該想到了,這是我們欠了帝翎的,他的夫人我們於情於理都該救,如果照你所說那般,你將軒軒奪過來,卻也將帝翎夫人的生死置之度外,那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帝翎會瘋吧?

那麼神魔兩族必然會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大戰,到時候將會是死傷無數,生靈塗炭,百姓流離失所,萬年來六界平靜也將會被打破,你願意看到這樣嗎?」

秦臻輕聲說道。

其實她經歷那麼多的事情,也早已不像是最初那般心中只有善,她也做不到將自己的性命系在她人的身上。

只是對方於她的孩子有救命之恩。

這對她來說,高於一切!

因為這世上秘密不可能永遠被掩埋,或早或晚,她總會知道自己曾有過一個小兒子,只是未曾來得及見面,便已經失去了。

那又該是怎樣的遺憾?

也許她一生都會沉浸在愧恨和愧疚之中,無法走出。

聽到秦臻的話,蕭鳳棲背過身子,他背脊挺得很直,卻像是在強撐著一般。

「阿裴。」

看蕭鳳棲這樣,秦臻心裡也不好受,輕聲喊他的名字。

「臻兒,你知道的,這六界蒼生便是生靈塗炭,全都覆滅了,又跟我有何關係?我在乎的至始至終不過就是你和孩子而已。」

他的心早已經堅硬如鐵。

別人的生死,天下蒼生是否安寧跟他有什麼關係?

「阿裴,可你不想你的孩子生活在天平盛世之下嗎?阿裴,你早就不是一個人了,有我,有孩子,我不信蒼天看不到我們的善意。」

秦臻輕聲道。

「我答應救帝翎的夫人,一是為了報恩,二是我從他的身上看到了你的影子,我相信他就算了拼了命也會護住她的夫人,就像你拼了性命也會護住我的不是嗎?」

秦臻這最後一句話,是真的讓蕭鳳棲心頭哽咽,回身一把抱住了秦臻。

這一抱,便是妥協。

其實他自己也知道,就算是他不同意,也依舊會妥協在臻兒的手中,他看不得她的眼淚。

臻兒將話說道這個份上,那麼他就再信一次命。

楚琉影在屋子裡聽了這番話也挺複雜。

「楚琉影,我沒怪你。」

良久,秦臻沖著他道。

楚琉影心裡其實挺難受的,孩子是他扔的,人是他引過來的,本來心裡就愧疚至極,他雖然沒說,但是都不怎麼敢直視秦小臻。

這會兒聽到秦臻這話,差點兒沒難受的落淚,當即咬牙道,「我無妖族,去找小墨,找不到我就不回來了。」

[] 時晉連忙緊緊的握住她的手,「你不能有事!」

「阿哲……」

她氣息微弱的叫了他一聲,眼眸直愣愣的看著他,一眨不眨直到被推進手術室,手術中的燈牌亮起來。

她知道,這會是她看他的最後一眼了,她不可能活著推出手術室了。

時晉的目光緊緊盯著緊閉的手術門,腦子一片空白。

不知道是自己的聽覺出了問題,還是林止意識混亂了,他隱約聽到了一聲「阿哲」。

阿止,你會沒事的,對吧?

他在心中暗暗祈禱。

收到消息的司佩恩和司勒趕了過來。

他們看到獨自站在手術室門口的時晉,嚇了一跳,此時時晉眼睛發紅,穿著居家服,那裡還有以往的意氣風發。

「她怎麼樣了!」司勒急急上前詢問。

時晉臉色蒼白,看了他一眼,垂下眼眸:「還在手術。」

「到底怎麼回事?好好的怎麼會出車禍?」司勒冷著臉,眉頭緊皺,看向司佩恩。

司佩恩是先被叫到了警察局,才知道林止出車禍了,就連忙打電話給司勒,和他一起趕到了醫院。

「警局那邊跟我聯繫了,那個貨車司機闖了紅燈,沖了過去,把林止的車撞翻了,司機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也還在昏迷中。」

等待讓時間變得更漫長,焦灼的氣氛一直瀰漫在醫院的走廊上。

有很多聞訊趕來的記者都被保安攔在了門外。

整整三個小時,手術室的燈才暗下去,一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從裡面走了出來。

「醫生,怎麼樣了!」

三個人連忙圍了上去,時晉搭上醫生的肩膀,著急的問道。

醫生摘下口罩,沉默了半晌才出聲:「我們……儘力了。」

聞言,時晉只覺得耳邊嗡嗡作響,什麼都聽不進去了,他搭在醫生肩膀上的手無力的滑落下去。

緊接著護士把床推了出來,已然蓋上了白布。

「不、不會的……」時晉看著眼前的白布,不可置信的搖著頭。

他節骨分明的手有些顫顫巍巍的伸過去,掀開了白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ATEST GIFT CARD OFF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