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世界技能是指之前那個世界的技能?】

CHECK OUT AMAZING OFFERS


【是的!冰冰真厲害!列表在這裏,冰冰可以隨便挑選~~】

楊冰眼前的界面果然展開一個列表,點進去之後,每一個技能或者聖器都有個簡單的介紹。

這個獎勵有點雞肋,上一個世界,他的武力值已經達到世界巔峰,挑選這些對他來說好像沒什麼太大用,也就是聊勝於無吧。

他隨便點了兩個看着順眼的名字:惡魔邪殺劍擠和月鳴刀。看都沒看就扔進空間。

兩次大轉盤比較意外,以往抽到的技能這次一個都沒有,反而抽到了解毒丹1瓶,變身葯3粒。

解毒丹:可以解所有毒,1瓶12粒。

變身葯:食用后可指定性別外貌外形做出改變,每次限時當時世界時間2天,過時自動失效。

[首領的心]徽章是個佩戴型的領導能力增幅器,增強屬下衷心的。

百變作戰服就是之前的新手服進階版,稍微有點防護作用,更輕便。

燒烤佐料禮包估計是他上個世界烤肉烤多,這個禮包算是獎勵裏面最實用的一個。

精靈果實:食用后可以三天不渴不餓,並且具有美容養顏、瘦身減肥等功效。在楊冰看來也沒什麼用。

大概看了一遍自己這次獲得的獎勵和快要填滿的隨身空間,楊冰不得以開始在系統商城尋找空間首飾,哎,誰讓他那個空間手鏈留給西奧多了呢。

商城裏的空間用品還不少,楊冰翻了一圈,挑中一個231點的黑色戒指,10立方,雖然不大,但可以放活物,也算是物有所值的,更貴的小天地,小洞府之類的都是幾萬點起步,不是他現在能夠考慮的。

【進下一個世界吧,小叉。】

【冰冰不多休息一會兒嗎?】

【不用。】

【好嘞——下一個世界,跳躍中——】

……

新的世界裏,身體的感覺飛快復甦,在睜開眼睛之前,他沒有嗅到很異常的味道,這是好事。

這是一間客廳,樣式復古,牆上掛滿了同一個人的肖像。

房間色調偏暗,但擺設奢華,比如他手邊的沙發扶手上,雕刻着金色的繁複花紋,嗯,花紋看起來不如上一個世界靈動;茶几上有一杯冰涼的飲料,似乎是咖啡,被子上的人像與牆上的一樣——哦,更特別的一點是,那些牆壁上的肖像,都會動。

他站起來,看到原本自己躺着的位置有一根金色的頭髮,而屋子裏的肖像,頭髮顏色也都是金色的。

啊,是這個世界嗎……

【叮——可愛滴小叉提醒冰冰,本世界為中風險世界,危險等級C,請宿主完成主要任務:在學校任職至少一年時間。】

「嘖」,C?這個世界的危險性什麼時候能夠和喪屍世界相媲美了?而且要求好像有點低啊……。

【原主資料傳輸完畢~~宿主以後可以直接在系統界面查看哦~~任務進度也是可以直接查看的。】

【懶。】楊冰一邊點開界面看資料一邊說道。

現在1992年,地點德國。而他是個致力於名揚天下的騙子,竊取別人的成果放在自己身上,還經常出書,剛剛答應魔法學校的校長回母校去教書。

是的,原主的名字叫吉德羅·洛哈特,是一名巫師。

楊冰無語的回憶著洛哈特的記憶,說實在的,一個萊文克勞能把自己的牌打成這樣真是相當……一言難盡,距離開學還有2個月,而他一個成年巫師,腦子裏與魔咒有關的事,除了一忘皆空咒,幾乎啥都沒有,怕不是個傻子?

楊冰睜開眼,看着牆壁上搔首弄姿的畫像和照片們,輕輕發出幾個音節,下一刻,這些相框全部陷入牆壁,只一會兒,原本掛滿畫像的牆壁就平整乾淨,空無一物。

楊冰扯扯嘴角,哦,這是他曾經自己創造的魔法,看來雖然世界不同,但咒語通用,是規則問題?

他看向自己上衣口袋裏的魔杖,他的直覺告訴他,這根魔杖已經不適合他了,畢竟他與洛哈特是完全不同的靈魂。

哦,當然,他沒有忽略一個問題,這個人物似乎是比較主要的劇情人物之一,那麼為什麼,感覺告訴他,在他到來前,這個人已經死了?

他是怎麼死的?剛剛同意任職,他為什麼會死??

世界維度不同,看來劇情還是有不少變動,楊冰·洛哈特嘴角慢慢勾起來,發出瘮人的笑聲。

現在還不是干別的的時候,至少,他需要一根能夠匹配他的魔杖。

如果他沒記錯,在德國,買魔杖找格里戈維奇。

……

天色逐漸暗下來,格里戈維奇魔杖店亮起小燈,現在距離下一學期開始還有一段時間,各個學校通知書也沒有發出,不屬於買魔杖的高峰期,再過大概一個小時,他就可以關店休息。

這時,門鈴聲響起,一個令他有些意想不到的人推門走進來。

「你好格里戈維奇,我需要買魔杖。」金髮男人看起來有些嚴謹甚至嚴肅,他穿着一套深色的普通長袍,表情平淡,並且動作穩健。

完全沒有標誌性的傻笑讓格里戈維奇差點以為自己認錯人,要知道因為洛哈特在東歐呆了好幾年,很多迷戀他的女人都把他的照片甚至書籍帶到過他的店鋪,但,他看起來好像和照片里的不太一樣。

雖然心裏翻過不少想法,但格里戈維奇表面的動作沒有遲疑,他從身後堆滿魔杖的架子上,取出幾個不同材質的幾個魔杖盒子,依次打開放在櫃枱上。

「洛哈特先生,魔杖是否合適需要自己親自嘗試的,我想流程你還記得。把他們握在手裏,用心感受。」格里戈維奇說道。

他既沒有介紹這些魔杖的材質,也沒有問他為什麼忽然需要魔杖。

至於手臂長度和慣用手,以他的眼力完全可以看出來。

這幾根魔杖,從顏色來看,也能看出這些魔杖的材質不同。洛哈特自然沒有廢話,拿起一根最淺色的握緊,沒多久就放下,換成一根有漂亮花紋的魔杖,依舊放下,沒多久,5根魔杖都試了一遍,他往後退一步,對着格里戈維奇示意。

格里戈維奇也沒多說,把這些魔杖蓋好后往旁邊推,又從後面挑了幾個魔杖來。

半小時后,櫃枱上堆滿了魔杖。

「沒想到你是這麼挑剔的客人!」格里戈維奇有些驚異,他剛才已經把自己認為比較適合眼前這位客人的魔杖全都拿出來,沒想到都不合適。他暫停了拿魔杖的行動,在櫃枱后想着什麼樣的魔杖比較合適。

「我認為,可能那隻比較合適。」洛哈特抬手,打了個響指,一隻魔杖盒從堆積如山的魔杖盒角落裏自己飄出來,帶着一絲灰塵,飛到了櫃枱上。

「哦!」格里戈維奇瞪大眼睛。雖說魔杖是在挑選巫師沒錯,但這種情況實在出乎他的意料,這說明他眼前的巫師非常強大。

格里戈維奇用自己的手輕輕拍去盒子上的灰塵,小心地取下蓋子。盒子裏是一根金棕色的魔杖,漂亮的木頭花紋,非常簡單的紋路。

作為店主,他當然知道自己店裏每一根魔杖的來歷和原料,但是這一根……。

「哦,奇妙的選擇,洛哈特先生,我沒想到這根魔杖會適合你,山楂木的原料,夜騏的背毛為杖芯,十又七分之一英寸長。」格里戈維奇頓了頓,繼續道,「這很矛盾,我是說他的材料,它非常非常特別,當然,也很強大,我沒想到有生之年能夠找得到適合的巫師,你試試看。」

洛哈特聞言拿起來,這次終於得到正確的感覺,他握著魔杖輕輕一揮,一朵黑色的百合花從魔杖頂端冒出,帶着迷人的香味。

他隨手抓住,插在了櫃枱一堆盒子中間,道:「萬分感謝,這朵花送給您,請問魔杖價格?」

「13個金加隆。」

「成交。」

※※※※※※※※※※※※※※※※※※※※

嘿嘿嘿嘿嘿,沒想到吧(狗頭)這個世界是HP章節名是原主口頭禪,484很委婉?嘿嘿嘿

再次提醒諸位大可愛,現在每天發的章節多是因為有存稿,存稿發完就要一周3更了!!【見龍在田】

據說,徐溫在得到徐知誥的前一夜,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到水裏有十幾條黃龍游弋嬉戲,忽然有一個身長一丈、穿裝打扮如周朝時祭祀官員的人,對徐溫說道「你可以隨意捉一條」,於是徐溫就脫衣光膀子,下水捉了一條龍。

夢醒之後,正想請人解夢,結果楊行密就給他送來了「彭奴」,讓

《五代十國往事》第405章見龍在田 「上面寫的什麼?」

看着閻蟬的異樣,林羽連忙開口詢問。

「等我看完再給你說!」

閻蟬匆匆回了一句,便繼續閱讀著羊皮卷上的內容。

林羽無奈,只得耐心的等候。

半分鐘后,閻蟬的目光終於從羊皮卷上移開。

迎著幾人詢問的目光,閻蟬並未馬上將羊皮卷上的內容說出來,而是朝假道士努了努嘴,又向林羽投去詢問的目光。

很明顯,他是在問林羽,要不要讓假道士迴避。

「嫂子,不帶你這樣的!」

假道士瞬間明白了閻蟬的意思,頓時滿臉幽怨的說道:「虧我還把你叫嫂子,一有點什麼事,你就想瞞着我!」

閻蟬稍稍尷尬,又沖假道士嫣然一笑,「你好好的玩你的飛機去,摻和這些事幹什麼?」

「我就是好奇,這上面到底寫的什麼,還有剛才被他拿走的那個東西,又是什麼東西?」假道士可憐巴巴的看着閻蟬,「好嫂子,你就滿足我一下我的好奇心吧!」

雖然假道士這一口一個「嫂子」的稱呼讓閻蟬心裏很爽,但她卻依然不為所動,只是抬手指向林羽,「你跟我說沒用,你得問他啊!」

假道士微微一窒,頓時可憐巴巴的看向林羽。

林羽斜眼瞪他一眼,又沖閻蟬頷首道:「說吧!這事都讓這混蛋遇到了,你要不讓他知道,他能煩死你!我可不想被他弄得雞犬不寧的!」

「哈!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

假道士高興的大叫一聲,說着就要往林羽身上貼去。

「滾!」

林羽一掌將假道士推開,又示意閻蟬趕緊說。

既然林羽都這麼說了,閻蟬當即也不再耽擱,裝模作樣的清了清自己的喉嚨,這才將羊皮卷的內容娓娓道來。

羊皮卷上,記錄着一件古老的往事。

那到底是多少年前的事情,現在已經不得而知。

褪色的刺青 總之,距離現代非常久遠就是了。

據閻蟬推測,留下這羊皮卷的人,應該是一名黑巫。

因為,這段往事,她從未聽人提及過。

這件事,是發生在黑巫入侵白巫的巫族密地之後。

在那次入侵后,很多黑巫強者活活被困死在巫族密地的埋骨地里,黑巫一族,也不可避免的走向了沒落,並與白巫一樣,逐漸與其他各族融合,形成了一個新的部落。

很多年後,這個全新的部落的首領,也就是留下羊皮卷的這個人,在機緣巧合得到一對陰陽玉。

他一開始也不知道這玩意兒能有什麼用,便將其當成項鏈一樣戴在自己的脖子上。

但他萬萬沒想到,他這一戴,竟然為這個部落惹來了滅頂之災。

在他將陰陽玉當成項鏈戴在脖子上后的第三年,一個來路不明的人找到首領,想要買下他脖子上的陰陽玉。

他也對這陰陽玉很是喜歡,自然不願意出售。

神秘人不甘心,又提出可以拿其他的寶貝與之交換。

他瞬間就意識到,這不知名的玩意兒肯定是寶物,於是便生出奇貨可居的念頭,直接拒絕了神秘人的提議。

無論神秘人怎麼說,他也不願意交換。

神秘人被激怒,當場表明自己是崑崙神族,並威脅首領無條件交出陰陽玉,否則便要將他們整個部落的人殺死。

他好歹也是上古巫族的後裔,而且實力也非常強橫,哪裏受得了這鳥氣,當場翻臉,直接斬下此人的人頭懸掛在部落外示眾。

他的舉動,徹底激怒了崑崙神族。

於是,崑崙神族的大批高手趕來,與他們展開一場激烈的戰鬥。

雖然崑崙神族的人實力超群,但這個部落的人好歹也是上古巫族的後裔,自然也不是吃素的。

雙方爆發了慘烈的戰鬥。

最終,這個部落的人幾乎被屠戮一空。

但崑崙神族的人也遭受重創,幾乎死傷殆盡。

混亂之中,他帶着陰陽玉逃離,但還是遭到一位崑崙神族的高手的追殺。

在這個過程中,他憑藉着強橫的實力,雖然將那位高手重創,但自己也同樣遭到重創,還被那人搶走了陰玉。

但他彼時也深受重傷,無力再搶回陰玉,只能帶着陽玉逃命。

最終,他逃到了浦寧的雲滄山。

只是,他的傷勢實在太重,根本無法恢復。

絕望之下,他將陽玉用九曲玲瓏鎖鎖起來,並留下藏寶圖,期望有朝一日,其他的巫族後裔能夠得到藏寶圖,找回陰陽玉,並為他們報仇雪恨。

羊皮卷上的內容,到此就算徹底結束了。

聽完閻蟬的述說,林羽頓時恍然大悟。

他明白了!

當初被梁家先祖殺死的那個崑崙神族的人,應該就是被藏寶圖的主人重創的那個崑崙神族的高手。

他做夢也不會想到,他拚命搶到的陰玉,竟然為他人做了嫁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ATEST GIFT CARD OFF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