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人群中看到了骨傲天和道九玄,這兩人出現代表着骨族和暗族都來了。

CHECK OUT AMAZING OFFERS


至於其他人有木國,血盟,道門,佛宗,還有伏魔殿。

七大實力出現,來人足足有數百,獨孤求敗之所以說是百人,那是有百人的實力,能入他的眼睛。

骨傲天霸道而立,神情無比倨傲,打量著楚帝道:「楚帝,我們又見面了,交出你身上的至寶吧,可以給你留一具全屍。」

楚帝道:「手下敗將而已,你有什麼資格和朕說話,朕提醒你一句,做人不要太貪了,不然會死的。」

骨傲天臉色變得極其難看,在這麼多強者面前,楚帝如此嘲諷他,讓骨族顏面掃地。

就在他準備再次開口的時候,一側,骨元獰聲道:「和他廢什麼話,直接斬殺便是。」

隨着聲音落下。

他俯衝向前,一桿骨槍直指在楚帝身上,長槍通體玉白,散發出蝕骨的森寒。

「九幽白骨槍?」

看到這一幕,楚帝未曾出手,一側項羽怒聲道:「吾皇神威豈是爾等可以挑釁的,本王來接你一槍。」

唰。

項羽身影倏地飛起,掌中鬼神槍直衝雲霄,迎上骨元的九幽白骨槍。

見狀,天卿連忙道:「陛下,此人名曰骨元,是骨族另一名強者,實力在骨傲天之上,項將軍與他交戰,會不會有危險?」

「霸王並非魯莽之人,既然他主動迎戰,應該有把握與骨元一戰。」楚帝沉聲說着,側目看向天卿,繼續道:「天卿,虛空之上,那名和尚你認識嗎?」

天卿昂首向虛空看去,目光落在和尚身上,「陛下,他應該是佛宗的無心和尚,實力比骨元要強太多了。」

說到這,她頓了下,繼續道:「陛下,佛宗在四維世界是另類的存在,他們很少參與戰事,這一次為什麼會出現在此,難道他們也想奪取陛下身上的至寶?」

楚帝搖搖頭,笑道:「不知道,只是感覺這和尚有點強,要是他做朕的對手,恐怕有些棘手啊。」

天卿靈眸閃爍著,視線從虛空劃過,「陛下,來人中比無心要強的人很多。」

「是嗎?」楚帝淡然一笑,虛空來人的確強者很多,但無心和尚是真的強,至於為什麼天卿說比無心強的人很多,應該是過往無心刻意隱藏了實力。 涼涼的一句話,讓南初月差點被噎死。她原以為自己不佈置的天衣無縫的事情,竟然早就誒君北齊看透了。

只是不知道,他對這件事到底了解多少。

若是將她所有的算計直接說出來,他能相信多少,對這件事又有多少的幫助?

內心一一盤算著的時候,他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清冷之中透出了些許的笑意,卻讓人的心底發寒:「王妃之前說與君耀寒搖著深仇大恨,卻給了他這麼一筆財富,究竟想做什麼呢?」

「倒是作為王妃夫君的本王,似乎並沒有得到王妃那裏的絲毫好處,還被王妃用各種各樣的故事防範著。這麼細細響起來,王妃到底心悅誰,再清楚不過了。」

說到最後,他的語調冷到了極致,整間屋子的溫度似乎都下降了好幾段,周圍恍惚間好似都漫上了一層冰霜。

南初月心裏很明白,事情發展到這一步,若是再不對他說些什麼,他們之間表面的和平狀態是無法繼續維持下去了。

畢竟這一萬兩換十萬兩的事情,誰看到都會覺得他們之間有着貓膩。

眉頭微微皺起,思索了一番之後,她斟酌著字句說道:「王爺既然知道我所來何事,那麼就該知道,這批銀錢是我花了不少的時間準備出來的。」

他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看着她。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從衣袖中拿出一個銀錠向君北齊遞了過去:「王爺看過之後就明白了。」

君北齊接過手,細細的看了一番,面色之中卻透出了些許的疑惑。

南初月沒有想到他會是這樣的表情,怔了一下之後立即反應了過來,他身為寧王,滿身富貴。對字畫古董自然是有自己的一番見解,可是這銀兩怎麼會一眼就看出貓膩?

她微微一笑,做了個掰開的動作:「王爺將這個銀錠子掰開,就什麼都明白了。」

他看向她的眼神里滿是狐疑,但是並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多餘的動作,看上去手上並沒有用多少力氣,銀錠就一分為二,從斷面清晰的看到這並不是真正的銀錠。

不過是一層硬皮,包了一塊鐵疙瘩而已。

君北齊重新顛了顛手裏的銀錠,似乎感覺到了什麼:「你給他的那批銀子,都是這樣的?」

「對,」她頷首說道,「當初讓他存入銀莊的一萬兩,就是做這十萬兩的成本,還稍有結餘,這樁買賣並不虧本。」

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眼睛慢慢的眯了起來:「王妃不愧是商賈之女,在算計這件事上是表現的淋漓盡致,不讓自己有一絲一毫的損失。」

「王爺謬讚了。」

「我不是稱讚了,」他瞥了她一眼,語調依然涼涼的,「君耀寒或許被瞞得住一時,但是絕對瞞不了一世。有經驗的人經手這批銀子的時候,必然是第一時間發現端倪。」

「可是君耀寒怎麼可能輕易讓這批銀子見人?暫時打消了他對南家的惦念,就算達到我的目的了。至於其他的事情,來日方長。」

說這句話的時候,南初月方才的慌亂一掃而空,滿臉都是得意的神色。

想到君耀寒需要用大量銀子,卻發現這批銀子根本無法用的時候,那種惱怒的模樣,該是多麼的大快人心。

思索間,她就感受兩道讓人無法忽略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

抬眼看過去,就對上了君北齊的眼睛。

她心頭一慌,微微低下頭:「王爺,我也是萬般無奈,才出此下策。君耀寒依靠着雲太妃,在整個朝堂之上幾乎是橫著走。若是他一心想要對付南家,那麼南家必然是避無可避。」

「所以,在我可以對付他之前,只能出此下策進行瞞天過海。否則,他定然會通過府衙的勢力找南家的麻煩,而我父親年事已高,經不起折騰了。」

這一番話說的入情入理,再加上那批銀子不過是鐵疙瘩包裹了一層銀皮,根本不值錢。

想通過這一點說他們之間有私情,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君北齊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面上顯現出玩味的神色:「看來,王妃和君耀寒的關係,和外界的傳言,真的是很不一樣呢。」

一句話讓南初月原本懸著的心,慢慢的落回到肚中。

她知道他總算是對她又多了幾分信任,眉頭微微一皺:「王爺,關於我和君耀寒的事情,我們已經說過無數次了。我希望今天我們能達成共識,我和他之間絕無任何私情,反倒是有着深仇大恨。」

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絲毫沒有遮掩自己的心情,一雙眼睛流露出的恨意,讓人根本無法有懷疑的情緒。

他眯了眯眼睛,語調里有着幾分不確定:「你和他之間……縱然沒有私情,也着實不該有什麼仇恨吧?」

對此,她低低的笑了一聲:「王爺,他在朝堂的張揚跋扈,我相信你一定很是了解。自從知道我是南家大小姐之後,他看上去確實是要討好我,但是目的是什麼,我們都很清楚?」

「他不過是看上了南家的財富,一旦到手之後,他會做什麼?我相信王爺一定會比我更清楚,為了防止我南家上上下下一百四十口人遭遇不測,我萬不能給他任何的機會。」

一番話說得是咬牙切齒。

若不是剛剛從南家將南初月接到別苑,君北齊都有一種錯覺,南家已經被君耀寒滅門了。

看出了君北齊眼神中的疑惑,南初月低下頭,似乎有些尷尬的笑了笑:「王爺,我知道現在這麼想,確實有些太杞人憂天了。但是我們都清楚,一旦他大權在握,這樣的事情是必然會發生的。」

君北齊和君耀寒同是王族,他怎麼會不知道君耀寒內心如何狠毒,又怎麼會不知道君耀寒的目標是什麼?

對於這一點,他沒有太多的深究,微微點頭:「確實,他若是已經盯上了南家,那自然是不會輕易放手。你現在用這批銀子騙過他,確實是暫時保住了南家。可是……」

他微微一頓,眉頭擰了起來:「若是他發現銀子有問題,定然不會放過南家。」

。 更可怕的是,按照風水術當中對這陰窖絕地的描述,如果單單隻是聚陰抑陽的地勢地形的話,至多會形成殍地一類的凶煞之地,斷然不可能形成陰窖絕地。

想要形成陰窖絕地,首要條件就是這塊地,能夠滋陰抑陽,形成殍地,其次這殍地之內,必須安葬有大量的死人,其規模不說是萬人坑,至少也得是一個家族墳塋、亦或是亂葬崗的規模,否決殍地絕對不會更進一步變成陰窖絕地的。

一想到這些,再看照片上那座修建在陰窖絕地上的祠堂,我更加覺得一股鬼氣森森的感覺迎面撲來,甚至於盯着照片里那破敗不堪的祠堂看的時間久了,都有一種錯覺,彷彿那祠堂裏頭隨時會竄出來幾條惡鬼、凶靈。

難道照片里這座祠堂,所在的陰窖絕地,就是當初修建這座祠堂的那家大戶人家的祖墳?

咕嚕……

思緒到了這裏,我都忍不住狠狠吞了一口口水,額頭上冷汗珠子也跟着慢慢滾了下來,那是活生生被嚇出來、被驚出來了一身冷汗。

不為別的,就因為按照風水術當中所說,就連把廟宇、道觀這些供奉神靈的場所修在那陰窖絕地上,都會使得神靈不安,若是將墳塋、祠堂這些埋葬、祭祀亡人、亡魂的場所,修在陰窖絕地上,更是會讓亡人難以安息、就連身在陰曹地府的亡魂,都不得安息。

久而久之修在陰窖絕地之上的墳塋內的屍體,必生異變、亡魂不入輪迴,日夜咒罵在世子孫親友,長此已久,若是陰窖絕地機緣巧合被天雷、山川地脈改道所破,則輕則家破人亡,可若不是如此,那這家人必然是斷子絕孫,且死後亡魂難入輪迴,最終化作凶靈冤魂為天雷所滅。

就連我這樣一個跟着老爹稀里糊塗學了幾年風水,說是半吊子都勉強的風水小白,都知道將宗祠、墳塋修在陰窖絕地上,那絕對是要斷子絕孫的。

在更加篤信風水之說的古時候,如此大戶人家,怎麼可能不知道這些事兒呢?

等等……

我猛地想起來,那考古現場,除了發現這座宗祠之外,還第一時間出土了一批文物,周建軍正是在那批文物其中幾件上發現了一種此前從未被發現過的古文字。

並且,周建軍經過鑽研,最終確定哪些古文字,應當是和歷史上早已經消逝的某個宗教流派有關係。

想到這,一個很可怕的念頭,或者說猜測鬼使神差的就從我腦海里冒了出來。

難道當年修建這祠堂的這一家大戶人家,是得罪了什麼人,然後被人暗中使絆子,這才把祠堂、墳地修在了陰窖絕地上。

要真是這樣的話,未免過於細思極恐了,這得多大仇多大恨,才會用這種下作手段,害的人斷子絕孫。

不過我仔細一想,這種可能性的確存在,卻是幾率不大。

數百年前,能夠修建這樣一座宗祠的人家,必然不會是一般的大戶人家,試問這樣的大戶人家,麾下門客豈會在少數?平日交際來往的能人異士,也必然不少。

難道這其中就沒有一個比我這半吊子強一點的明眼人?再不濟試問這樣一個大戶人家,難道連花錢請一個風水先生的銀子都拿不出來?

如此一來,似乎就只剩下了一個可能。

那就是,當時修築這座宗祠的大戶人家,知道那是一塊陰窖絕地,若是把宗祠、墳塋修在哪兒,必然家畜不安、斷子絕孫,可他們愣是要把宗祠、墳地修在哪兒。

飛蛾撲火,寓意的可是一往無前捨生忘死的勇士精神,絕不是帶着一大家子人,奔著斷子絕孫去的。

既然知道是斷子絕孫的火坑,為什麼那戶人家還要執意如此?

再一聯想到,出土文物當中,周建軍發現的那些和某個宗教流派有關的神秘古文字,難道那戶人家,執意將宗祠修在陰窖絕地上,是在進行某種不為人知的宗教儀式、宗教活動?

想到這些,我額頭上、後背上剛剛消停下去的冷汗,忍不住再一次冒了出來。

特別是當我慢慢回過頭,看了看那三段如今如今完全確定,其聲音是一千多年前北宋時期古吳越語的神秘錄音之後,大白天的,我愣是感覺周圍陰風陣陣、鬼氣森森,有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聽完我的分析和見解后,Alice看着那張總顯得鬼氣森森、讓人不寒而慄的宗祠照片,也是瞪大了眼睛,眉頭緊鎖,許久后才慢慢抬起頭看着我問了我一句:「如果真的像是你說的這樣,這陰窖絕地如此兇險!」

「當初修建這祠堂、墳塋的人家,是在藉著陰窖絕地,進行某種不為人知的宗教活動的話,外人貿然闖入,會怎麼樣?」

問這個問題的時候,Alice眼也不眨的直勾勾盯着我,一雙粉拳也是握的緊緊地。

很顯然,Alice此時此刻,心裏頭那是萬分擔憂周建軍和三支失聯考古隊的安危問題。

而我的回答,極可能就會變成擊垮Alice心理承受的最後一根稻草。

「Alice你別着急,雖然風水上是這麼說的,可這風水風水,藏風納水,這都幾百年過去了,在怎麼兇險,也早變了。」

實際上,按照風水術上所說,這陰窖絕地,不僅不能夠在其上修建任何場所,就連活人,要是不小心闖入陰窖絕地,呆的時間久了,都必然會外邪入侵、陰氣入體,輕則大病一場,重則那可是會撒癔症的。

若是那陰窖絕地上,不幸修建了宗祠、墳地這類本就是陰氣極重的場所,年深日久下來,必生妖邪、鬼事,活人闖入,輕則冤魂纏身難以自救,重則命喪當場,且死後靈魂被困陰窖絕地,難入輪迴。

三段已經斷定,是近千年前北宋時期的古吳越語的神秘錄音、修建在陰窖絕地上的宗祠、墳地,難道周建軍和三支考古隊,真的在哪兒遇到了鬼事?

我已經不敢在細想下去了,因為有的事兒,真的是越琢磨、越讓人害怕、越讓人心生畏懼。

而我們還要去尋找真相、去找失聯的周建軍和考古隊,若是事先琢磨的太明白,弄不好還沒去到現場,就先給自己嚇破膽了,這樣反而是畏手畏腳。

倾君半生承一诺 等我說完后,Alice眉頭微微皺了一皺,眼睛也跟着眯了起來,看向我的眼神滿是狐疑。

Alice不懂風水,可在塔克拉瑪干沙漠沙漠深處的黑沙漠,那太陽谷里,Alice也絕對是親眼見識過了什麼叫做真正意義上的風水絕地。

那終年炎熱無比,地底還有一一處休眠火山的太陽谷,莫說是人為的去破壞了,就是遇到大自然的變遷,只怕也得是相當劇烈的地質運動,才能真正意義上破了那太陽谷三陽交匯的風水絕地。

照片中那修建了一座宗祠的陰窖絕地,的確不如那三陽交匯的太陽谷來的格局磅礴、來的兇險,可要說其陰邪、詭異,那隻怕就算是兩個三陽交匯的太陽谷擱在一塊,也絕對不如那陰窖絕地來的詭異邪門。

因為宗祠、墳塋本就是用來埋葬亡魂、供奉亡靈的,陰窖絕地,則是會把這種效果、無限的放大下去。

不過Alice雖然滿眼狐疑,卻也沒有繼續追問下去,大概她心裏頭也清楚,有時候實事求是、凡事問個明白固然重要,可有時候這假話,卻不至於讓人一下子就心生絕望、心生膽怯。

「那咱們接下來怎麼辦?」

「明天就直接去浙省?」

Alice雖然萬分擔憂周建軍的安危,可這會也冷靜了下來,並沒有完全被着急沖昏了頭腦,而是很認真的在詢問我的意思。

「Alice,那處遺跡,極可能和某種宗教儀式有關,也許周教授和考古隊失聯,也和此事有關。」

「我們就算直接趕過去,不了解真相,也徒勞無功,說不準還會遇到和周教授他們一樣的麻煩。」

「我覺得,咱們應當現弄清楚那三段錄音和那些和宗教有關的古文字到底是什麼意思,再不濟也得現弄清楚一樣!」

「這樣在趕過去救人,就算遇到變故,也不至於兩眼一抹黑,完全束手無策。」

Alice聽完我的建議后,雖然焦急的神色不減反增,可最終還是咬着嘴唇點了點頭。

「那咱們先回去,把這些事兒和八爺只會一聲,然後在想辦法看看能不能找到線索,解開這些古文字和錄音。」

Alice依舊只是點了點頭,回招待所的路上,一路上Alice都沒說過一句話,只是低着頭、緊握著拳頭,不時抬起頭看一看天邊,我想她是想看浙省的方向,只是一時半會找不到浙省在那個方向。

回到招待所的時候,陳八牛那傢伙暈車也好了一大半,老闆娘呢也把做好的飯菜送到了房間裏頭。

滿滿一桌子的飯菜,有葷有素還有一大碗野蘑菇,看上去分外誘人,可Alice卻是一口沒吃,我也只是吃了一點,陳八牛那傢伙暈車早吐了好幾次,這會看見飯菜,那叫一個狼吞虎咽,一邊吃還一邊吧唧嘴,只差沒有把指頭都給吃進去了。

等吃完飯,Alice就拿來了那些照片、錄音和古文字拓印片,準備在研究一下有沒有什麼線索,陳八牛那傢伙一看這些東西,一邊抹著嘴上的油水,一邊嚷嚷着。

「這些是啥玩意?」

「該不會是你兩已經找到那孔雀王的陵墓了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ATEST GIFT CARD OFF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