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瞬間,這幾位仙境八層甚至仙境九層的高手,竟然全都死了!

CHECK OUT AMAZING OFFERS


触碰底线 看到這麼離譜的一幕,所有人都嘴巴微張,直接愣在了原地。

因為這種事太過於天方夜譚了,這個年輕人究竟是什麼人?

哪怕是偽仙一層的鎮長趙大虎親臨,面對幾位仙境八層九層的高手,也得稍微過上一兩招吧?

為什麼他一出手,連仙境九層的高手都毫無抵抗之力?

這已經不是碾壓了!

而是比碾壓更可怕的手段,已經超出了他們理解和認知。

趙文還沒有反應過來。

他感覺自己像是在做一場噩夢,因為他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見到過這麼離譜的事!

「假的!」趙文喃喃自語。

他瘋狂的搖了搖頭,難以接受的說道:「不可能!假的!這絕對是假的!」

說着,他走過去踢了一腳一個跟班。

「你裝什麼死!快給我起來!」

但是趙文踢了幾腳后,發現地上的那幾個跟班,已經徹底沒有了生機。

彷彿他們的生機,只是在一瞬間就被胡天給抹去了。

這下趙文徹底慌神了,因為他自己也就仙境八層。

仙境八層,放在年輕一輩之中,勉強算是天才了。

但是對於崑崙仙界來說,仙境八層只能說很普通,畢竟連偽仙都不是,算不上真正的高手。

最主要的是,胡天不出手則已,一出手,直接抹掉了幾位比趙文還要厲害的存在,這讓趙文額頭上直冒冷汗。

因為他知道,只要眼前這個年輕人願意,那自己會在一瞬間身死。

想到這裏,趙文吞咽了一口唾沫。

他看着胡天,鼓起勇氣說道:「那,那個,我警告你啊!」

「我爹可是偽仙高手,你,你不要亂來……」

「今天這事給個交代吧。」胡天語氣平淡的說道:「我不想殺你,因為我感覺宰你這樣的東西,會髒了我的手。」

雖然胡天罵趙文不是東西,但是趙文心裏已經顧不上生氣了。

因為這個時候,他心裏更多的是驚恐和不安。

「交,交代?什麼交代?」趙文心裏發憷,他微微低着頭,吞吞吐吐的說道。

。 「一個人的性格不止是靈魂組成,還有後天經歷。

在魔法界長大,和普通人的世界長大,結果是不同的。

你們可要好好考慮。」

小蛇們看向聲音傳出來的方向,是斯內普的肩頭,他們才發現那裏有一個小小的相框,是那種小支架樣式的,平穩的架在那裏。

裏面的少年穿着墨綠色的袍子,比底色稍微深綠的暗紋和淡銀色的明紋給他們一種眼熟的既視感。

而最讓他們震驚的,是那雙血一樣的眸子!

「這位是MoppeSlytherin.」

斯內普打斷小蛇們的胡思亂想並拿出一紙契約,「在這裏簽名,會變成五到十歲的孩子,在普通人世界長大。但是,可能會損失一部分靈魂。」

「我會去照顧你們的。」娃娃一揮手,一堆小相框出現,拇指大小可以掛在脖子上的那種,「一人一個,都帶好哦。」

「院長,大人。」一個小蛇帶着難掩的期待走上前,「我們的家人可以簽名嗎?」

「可以,實際上本來就是給你們家人準備的,但是,」娃娃撐著相框態度嚴肅的警告小蛇們,「這方法是借用了不死鳥的涅槃之火,經歷焚燒之苦破而後立,意志不堅定的人會直接死亡,畫像也無法留下!」

「……」

一片寂靜,小蛇們都在思索。

說到底,他們都還是十幾歲的孩子,黑魔王倒台後帶給他們的壓力實在太大了。

看着苦思冥想的小蛇們,娃娃是真的於心不忍,他輕輕起身拉了拉斯內普的耳朵。

斯內普轉頭,娃娃催動一絲魔力,讓接下來的話可以被所有人聽見,「Sev,魔法部準備一周后審訊並把你關進阿茲卡班對嗎?」

∑( ̄□ ̄;):院長!

小蛇們不安的看向斯內普。

斯內普思緒停了一瞬,高年級的小蛇們情緒波動被掩蓋的很好,但還是多看了他幾眼,而低年級的小蛇們可有不少直接露出擔憂的眼神。

「鄧布利多會保我。」斯內普難得的用輕柔了一點的,似乎要安撫小蛇們的語氣說。

「不,Sev你要去阿茲卡班。」娃娃看了眼小蛇們,「那天你們都待着休息室里,我幫你們和你們長輩傳訊……普通人的世界沒有你們想得不堪,去呆幾年也沒什麼。」

「可是……」一個低年級小蛇眨了眨眼睛,有點疑問,「阿茲卡班不是不能帶魔法物品嗎?就算是空的相框也是魔法物品的範圍吧?」

「這個嘛……」娃娃出現在一隻已經戴上小相框項鏈的小蛇那裏,打量斯內普全身上下,「Sev,左臂衣袖拉一下。」

不少小蛇怔了一下,黑魔印跡在左臂可不是秘密。

斯內普拉起衣袖。

這不是在斯萊特林需要隱瞞的事情。

那條難看的糾纏着骷髏頭的蛇讓娃娃皺了皺眉,「真是一點也不斯萊特林。」他小聲嘀咕。

小蛇們:(°ー°〃)還真是,太丑了。

「嗯……把印跡的部分抵到斯萊特林守則上。」娃娃思考着說。

斯內普照做,那個印跡開始扭曲,從黑色變成銀色,漸漸變成一條充滿威壓的蛇,這時,娃娃向前走了一步,他的畫像出現在蛇旁邊,蛇很自然的環住他。

「好了,Sev你還習慣嗎?」娃娃在斯內普手臂上說。

小蛇們:⊙▽⊙Σ(っ°Д°;)っΣ(OдO‖)Σ(☆д◎川)ノ!

斯內普:(-ι_-)

什麼原理啊!!!

。 白澤覺得,李初晨說的很有道理。

白澤對美特斯的老總,也有非常深刻的印象。

這個美特斯的老總,從來不按常理出牌。所以,多提防着他,準是沒錯的。

因為盼盼小丫頭和孫欣欣都已經困了,想睡覺了,所以,李初晨也沒有和白澤聊太多。

簡單的交流了幾句,叮囑了幾句,李初晨就掛了電話。

放下衛星電話后。

李初晨就和孫欣欣一起,從兩側,分別摟着他們的寶貝女兒入睡。

一家三口,別提有多幸福了。

很多人都會有認床的習慣,換一個地方,換一張床,就會睡不着。

但李初晨他們一家三口都沒有這種習慣。

即便來到拜迪王國,來到異國他鄉,只要一躺下,他們就能睡着。

這對於他們一家三口來說,也許是最幸福的時刻。

但在隔壁房間的雅典娜就不同了!

雅典娜一直都有認床的習慣,突然換了個地方,來到拜迪王國的皇宮。

雖然環境很舒適,也很安靜,沒有任何吵鬧的聲音,可雅典娜就是睡不着,翻來覆去的睡不着。

雅典娜也說不清到底是怎麼回事?

翻來覆去睡不着的她,只能躺在床上耍手機。

可她這一刷更麻煩,那些短視頻好像有毒一樣,刷完一個又一個。

雅典娜是越刷越精神,沒有絲毫的睡意。

意識到不能再這麼刷下去了,雅典娜乾脆把手機給關機了。

然後閉上眼睛,強制自己入睡。

然而就在雅典娜好不容易要睡着的時候,窗外,這時卻突然傳來一陣輕盈的腳步聲。

「獄神大人,外面好像有人!」

雅典娜察覺到不對,就迅速抓起手機,藏在被窩裏給李初晨發了一條消息。

李初晨的手機,就放在枕頭底下,並且開啟了震動模式。

手機接受到消息,李初晨立馬就被驚醒。

李初晨迅速拿出手機,藏在被窩裏,打開雅典娜發來的消息。

看完消息的時候,李初晨的耳朵動了動,卻發現周圍沒有什麼異常。

以他的聽力,竟然沒有聽到任何響聲。

也許是他們居住的房間,隔音措施做得更好的緣故吧。

李初晨轉頭看了一眼孫欣欣和盼盼,看到她們明兩人都睡得很香。

李初晨就輕輕解開被子,從床上離開。

雅典娜說她聽到異常的動靜,肯定不是無的放矢,萬一發生意外就不好了。

畢竟,雅典娜是獄神國的女皇。

如果她在拜迪王國這邊出事,只怕有人會拿此大做文章。

李初晨決定出去看看。

不過,李初晨沒有打算走正門,而是躡手躡腳走到窗戶旁邊。

輕輕推開窗戶之後,李初晨的身體就像一陣風,飄出了窗外。

緊接着,李初晨又輕輕關好窗戶。

身形一閃,李初晨就已經來到隔壁房間的窗戶外。

他隱藏在黑暗中,豎起耳朵,聽了聽雅典娜房間里的情況。

確定房間內沒有任何異常的響動,李初晨就拿出手機,用衣服遮擋着,並以最快的速度給雅典娜發了一條消息。

「我在你的窗外!」

消息發出之後不久,窗戶就被雅典娜輕輕推開,李初晨身形一晃,就像一陣風吹進雅典娜的房間。

「獄神大人,您怎麼過來了?」

雅典娜壓低了聲音說道,「你不是應該留在房間里,保護盼盼和孫欣欣才對嗎?」 唐妺看向謝蘭玉的眸色寒涼,突然她邪邪的勾起一邊唇角,「想要和我比?」

謝蘭玉一派正氣凜然,「不過是樂器之間的切磋罷了,這種良性的比試也是促進技藝的進步,想來唐妺學妹應該不會拒絕吧。」

「既然是比試,總要有點兒彩頭吧,不然我豈不是很虧?」

「若是我贏了,你就得當眾向我道歉!」

謝蘭玉心裏咯噔一聲,面上強裝鎮定,「我沒有得罪你,何來道歉一說?」

「身為音樂社團的社長,不經過社員的同意,擅自填報節目,可別說你沒責任。」

謝蘭玉咬咬下唇,一副無辜的模樣,「學妹,你是不是有什麼誤會,我怎麼可能會隨便提交節目呢?怕是你貴人事忙,忘了吧。」

「貴人事忙」,大三的學生,成績一般般,能忙什麼?

結合之前校園網上曝出來的黑貼,大家都聽明白了。

唐妺卻一點不在意,「是嗎?剛好,音樂教室里的監控還在,你要是想要,我也可以拿出來。」

謝蘭玉卻非常有信心,那裏面的監控她離開后就完全刪掉了,怎麼可能還找得到證據。

她咬死了不承認,唐妺直接下去拿來自己的手機放到她眼前。

看到裏面的畫面和音頻,謝蘭玉的臉色煞白,「你,你怎麼做到的!」

「就問你答不答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LATEST GIFT CARD OFF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