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面這人,不愧是曾經從橫政界的大人物,單單是略微收斂了笑容,就能讓人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威嚴。

CHECK OUT AMAZING OFFERS


沈老心中也暗暗佩服,這個傳言中的蘇慕音,還真是百聞不如一見。

不愧是能站在炎世陽身邊的女人,明明看起來只是一個二十齣頭的小姑娘,她與自己對視,竟然還能一臉風輕雲淡,甚至還摻雜著些許不削。

而炎世陽低頭看她時,眼中還帶著一絲寵溺,與四年前所見那個漠視一切的他判若兩人。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還真是不相信。

看來他的寶貝孫女,今天怕是又要哭鬧一陣了,上次差點砸了他的寶貝花瓶,甚至讓整個沈家都被炎世陽的人警告,也不知道這次又會惹出什麼事來。

想到這裡,沈老又露出和和善的笑容:「早聽聞蘇家小姐多才多藝,是S市有名的才女,也不知道老夫今天有沒有這個榮幸見識一下。」

如此,也好讓他那個胡鬧的孫女知難而退。

面對沈老這個壽宴主人的邀請,蘇慕音也不好拒絕:「承蒙沈老先生抬舉,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哪裡哪裡,是老頭子我運氣好。」沈老也跟著客氣了一句。

炎世陽卻輕輕挑了挑眉,看了眼蘇慕音,不悅的說道:「我不喜歡她被人圍觀,恐怕要讓沈叔失望了。」

「這……」沈老面露難色,完全沒有想到炎世陽會如此不給他面子。

偏偏這個人他確實不敢輕易得罪。

好在蘇慕音這時好心候幫忙圓場,拿胳膊撞了撞炎世陽,示意他別這麼不近人情,低聲呵呵笑道:「沒事,不用管他。」

沈老也知道見好就收,抬手故作嚴肅的咳嗽了兩聲,嘆了口氣:「哎,你們這些年輕人,行了,先進去吧。」

說完后,就回到了身後的那些人當中,繼續與那些人談笑。

炎世陽沉聲應了一句好,就帶著蘇慕音和身後三人,走入了大廳。 幾個長老拿着吳俊給的不壞金身,以為得到了整個世界,壓抑住內心的狂喜,各自回去潛心修鍊。

徐昌白得了一個家主之位,感覺恍如一場大夢,不敢置信的站在城頭上呢喃:「我這就當上家主了?」

吳俊的表情中帶着一絲憂慮,說道:「你的時間不多,也就五六年後,他們中就可能會有人因為身體緣故放棄修鍊了。你得抓緊時間整合徐家的勢力,防止東域生變。」

徐昌聽得直撓頭,發愁道:「我也沒幹過這種事啊……」

吳俊看了眼徐昌,說道:「你是個生意人,做買賣你總會吧,你就把他們看成競爭對手,等你將整個東域的命脈全部掌握在手中,他們就算回過神,也無力回天了。」

徐昌若有所思:「東域的命脈……糧食、錢財、和人?這還真是筆天大的買賣……」

吳俊轉過臉來,語重心長道:「這些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關鍵的是你啊。」

徐昌一愣:「我?」

吳俊一點頭,用嚴峻的語氣道:「你的肛裂還沒好,趕緊讓我治療一下,想做大事,健康的身體才是最重要的,千萬不要被城中那些庸醫耽誤了治療啊!」

「……」

徐昌停頓幾秒,隨即轉身就跑。

無論如何,也不能徐家一日之內連換兩個家主!

解了徐家之圍,吳俊等人放鬆的休息了一日。

第二日清晨,眾人拉着木桶再度啟程,幫助徐昌整編了二長老和東萊郡的徐家勢力,東域九郡,徐昌獨佔其三,總算真正有了與那些長老抗衡的底氣。

吳俊等人自此與徐昌分別,踏上了回京之路。

回到京城,吳俊先去了墓地找老許,卻發現看守墓地的換了個人,一打聽才知道老許說是要出去躲債,已經跑路了半個多月。

撲空了的吳俊回到家中,研究起了道祖留下的封禁之術,看着那些符文頭大了幾天後,自創一招「魔封波」,將心魔重新封印進了藥瓶,讓他跟血魔做了鄰居,免得血魔自己呆在瓶子裏寂寞……

血魔:我特么謝謝你啊!

解決完心魔的事情,吳俊開始專心的培養起兩個寶貝徒弟,傳承仁心堂絕藝,悉心教導他們該如何治病救人。

這一天,吳俊從西市賣菜回來,發現宋菜和閻君正在院子裏,圍着一個滿身生瘡的乞丐上下打量。

那乞丐渾身生瘡流膿,一股淡淡的臭味縈繞在周身,也不知是得了什麼怪病。

吳俊走近一些,聽到兩個徒弟正在討論著乞丐的病情。

閻君看着乞丐痛苦的表情,出聲詢問道:「你這瘡疼嗎?」

乞丐點了點頭:「疼,小大夫你能給我治一治嗎?」

閻君自信的道:「能治,只要截肢就可以了。」

乞丐露出一臉震驚的表情:「我聽過放血治瘡的,這截肢還是第一次聽說!」

閻君聽了一愣:「我沒說給你治瘡啊,我是給你治疼,只要給你截了肢,你就會感覺身上的瘡也不是很疼了。這就是師父說的,如何轉移病人的注意力!」

乞丐驚恐道:「我身上的瘡忽然就不疼了!」

宋菜瞥了眼身旁的師弟,道:「小師弟,你腦子被驢踢了吧,他是來治療毒瘡的,又不是來治疼的,咱們得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乞丐長吁一口氣,看着小大人一樣的宋菜,感覺還是年紀大點的這孩子靠譜,說道:「那小大夫你說,我這瘡應該怎麼治?」

宋菜略微沉吟,說道:「你這瘡明顯是火毒的癥狀,只需用冰蠶咬你幾口,讓寒冰之毒與火毒在你體內相鬥!二毒相鬥,必有一死,這就是我師父最擅長的手法,以毒攻毒!」

乞丐目瞪口呆道:「那你想沒想過另一種可能,如果先死的是我呢?」

宋菜一愣:「我還真沒想過。」

乞丐臉色漆黑的坐起了身來,哼一聲道:「什麼庸醫,誤人子弟啊!」

這時,吳俊笑吟吟開口了:「你們倆瞎研究什麼呢,他身上的瘡是假的,你們被他給騙了。」

宋菜聞言,忽的臉色一變,墨劍已然悄無聲息的架在了乞丐脖頸上,眼神凌厲道:「原來是砸場子的!師父關門,師弟,化屍水!」

閻君配合的一點頭,化屍水已經出現在了手中。

乞丐臉頰狠狠抽動兩下,一滴汗水從額頭滑落下來,顫聲道:「別衝動,我是雪山鬼醫的徒弟……」

他只是被師父派來摸一摸吳俊的底,怎麼突然就要被殺人滅口了!

這仁心堂真是醫館?

這殺人的手法,怎麼比殺手還熟練啊!

雪山鬼醫半生都在煉製七彩補天丸,收到鄧九錫給他找了個幫手的來信之後,雪山鬼醫有些不信任吳俊的醫術,因此派出弟子凌百草前來試探。

雖然吳俊的兩個徒弟有些不靠譜,但吳俊隔着幾丈距離,一眼就看出自己是裝病,眼力之毒辣,絲毫不遜色他的師父。

眼看已經完成了任務,這要是死在這裏,那自己可就白死了!

吳俊哦了一聲,說道:「放下劍吧。」

宋菜手臂一抖,將短劍收回袖子裏,沒好氣的站立一旁。

吳俊望着一副劫後餘生模樣的凌百草,樂道:「雪山鬼醫這是不信任我的能力,派你過來試探?」

凌百草連忙道:「不敢,師父是讓我來給吳大夫領路上雪山的,剛才我只是一時興起,跟着倆小……咳,跟您兩位高足開個小玩笑!」

說到一半,凌百草感覺兩股殺氣襲來,立刻就改了口。

「雪山嗎……」

吳俊呢喃著,不禁隔着百寶囊摸了摸裏面的造化玉碟。

道祖玉碟上的封印,將裏面大部分靈氣都封鎖住了,光是解開第一層封印后溢出的那些靈氣,便可支撐他施展三次「魔封波」,可見裏面的靈氣何等驚人。

只可惜,即便他學會了道祖留下的封禁術,也需要藉助地脈之氣才能將封印完全解開。

大雪山人跡罕至,連鳥獸的影子都沒有,倒是個不錯的選擇。

嗯,即便一時不慎,無心將山頭給炸了,應該也不會造成什麼傷亡……

如此想着,吳俊露出一個和善的笑臉,朝着凌百草溫聲道:「兄台你起來呀,坐地上多涼!」

凌百草沒來由一個寒顫,強笑着道:「還真是有點涼,說起來也奇怪,我剛剛有一瞬間,感覺連大雪山都沒這麼冷……」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謊言之誠的閱讀地址:https:///162157/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謊言之誠最新章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謊言之誠全文閱讀、謊言之誠txt下載、謊言之誠免費閱讀、謊言之誠楚寒衣青

楚寒衣青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謊言之誠、天師、紙片戀人、

。 無極天帝,也是重新出現在了仙宮庭院。

不念不忘少年蓝 見到無極天帝安然無恙,楚秦這才鬆了一口氣。

但是,楚秦,發現,此刻已經不能動彈了。

同時,不死天塔之中,無盡肉眼可見的能量,開始瘋狂地湧入楚秦的體內。

「這就是,哥哥的力量嗎?」無極天帝,看著這無窮的力量,露出了一抹凄慘與喜悅並存的笑容。

而楚秦驚訝之餘,立刻擯棄雜念,閉上眼眸,開始煉化這股宛若宇宙星河一般浩瀚無垠的力量。

一轉眼,三個月便是過去了。

楚秦,一直在盤坐,煉化這股力量。

在不死天塔長達一個月,外界三天的時間之後,楚秦,終於再度睜開了眼睛。

此時,元沌,雷天帝,石天帝,曦娥,小舞,火寧兒,朱厭他們,皆是待在不死天塔的外面。

「曦娥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小舞,抬頭望著漫天的祥瑞異象,看著一旁的曦娥問道。

「楚秦,已經三天沒有出來了。」曦娥說道,「而祥瑞之光,一直籠罩在不死天塔,必然和楚秦有關。」

「難不成,主人,要晉級始帝了?」

小犰一驚道。

此話,瞬間點醒了眾女!

「從古至今,從未有始祖級以外的生物,晉級過始帝!」曦娥語重心長地說道,「楚秦,是古往今來,唯一一個!」

「啊!」聽到這話,無論是元沌始帝,雷天帝,還是中古世家的長老們,皆是徹底一驚。

楚秦,要晉級始帝了!

风尘中人 「太好了,楚秦晉級始帝!」王秋兒變得興奮起來。

而就在這一剎那間,漫天祥瑞祥瑞之象,忽然被滾滾的驚雷所取代。

這種景象太過可怕,太過突然了,彷彿,天地裂開了一般,讓人望而生畏。

「怎麼回事!」眾女,皆是冒出來一個問號。

不念不忘少年蓝 「是渡劫嗎?」比比東,第一時間想到。

「不對啊,我們有神星,不是不需要渡劫嗎?」洛依依,疑惑道。

而洛依依的話音剛落,漫天的異象再度消失了,一切歸於了平靜。

彷彿,天空跟大家開了一個玩笑!

而又是下一秒,一股前所未有,不可抗拒的力量出現,所有的宇宙生靈,禁不住,齊齊朝著不死天塔的方向下跪!

仙宮之中。

楚秦盤坐在中天。

他,看起來沒有什麼變化,但是,總給人一種不太一樣的感覺了。

「他,成帝了。」無極天帝看著楚秦喃喃自語道。對於楚秦,她本就有一些複雜的情感,此刻,這種情感被放大了。

此刻的無極天帝,已經沒有了魔性,完全恢復成了之前的模樣。

「明明,我已經解脫了,可以去天門了,但是,為什麼,我想留在他身邊?」無極天帝美眸微凝。

正在這時,楚秦,已經落在了無極天帝的面前,溫柔一笑道,「想什麼呢?」

「恭喜你啊,成為了宇宙誕生以來,第一個不是始祖級生物的始帝。」無極天帝一笑道。

「哈哈哈!」楚秦禁不住大笑了三聲。

此刻的楚秦,焉能不興奮。他感覺,自己真正地成帝了。

楚秦的神識,已經可以輕易覆蓋整個宇宙。

只要他願意,他可以隨時降臨宇宙的任何一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LATEST GIFT CARD OFF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