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本事的人都出去闖蕩了,還留在奧古城的,不是胸無大志,就是老弱病殘,再加上鬆散混亂的治安,簡直就是那些不學無術、好吃懶做之輩的理想天堂!

CHECK OUT AMAZING OFFERS


小高就是這麼一個混混,他來迴流竄於各個小城鎮之間,大奸大惡不敢做,也沒那個本事,但小偷小摸卻是得心應手!

用小高自己的話來說,打工是不可能的打工的,這輩子都不可能打工,也就只有靠坑蒙拐騙才能維持生計了!

打工多累啊,還得受人剝削,幹這一行就不一樣了,來錢快,付出小,還不用受人鳥氣,唯一一個缺點就是違法,要是不小心被人抓找了,脾氣好點的一通臭罵,脾氣暴點的當場打死都有可能。。。

不過小高倒是不在乎,反正他一人吃飽全家不餓,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也沒個牽挂!

最關鍵的是,小高覺得,他可能天生就是干這行的!

在這片大陸,所有人在六歲的時候,都可以覺醒武魂,武魂又分獸武魂和器武魂,運氣好點的,從娘胎裡帶些先天魂力,還能成為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魂師,從此吃喝不愁不說,還能飛天遁地,宛如陸地神仙,處處受人敬仰!

小高沒那麼好的運氣,他的先天魂力為零,通俗的說,就是沒有。

先天魂力可遇不可求,小高也不會自怨自艾,更何況,先天魂力不是人人都有,武魂卻是人手一份的!

小高在六歲的時候,覺醒了武魂靴子,雖然沒有魂力,但每次召喚出武魂,都能令他跑得飛快,從小便被人稱為小飛俠,而這也讓他在這一行如魚得水!

做賊嘛,最重要的就是跑得快,身手敏捷的才有做大做強的機會,膀大腰圓,拿刀架人脖子上的,那些是強盜——小高由衷的鄙夷做強盜的,做強盜太粗鄙了,不符合他小飛俠的氣質!

小高覺得,做一行,那就得愛一行,做賊就做賊,絕不能像那些強盜一樣強搶。

但今天,小高可能要破戒了。。。

此時此刻,小高正不緊不慢的跟在一個小孩子的身後。

這是個男孩兒,長得很可愛,像個瓷娃娃一樣,模樣也很精緻,明眸皓齒,小高在第一眼看到他的時候,甚至都不太肯定他的性別——在小高的認知之中,這個年齡段的小男孩應該一身的泥土,鼻子上還淌著鼻涕才對,哪像眼前這個小孩兒一樣,渾身上下收拾的乾淨,不僅沒有半點傻氣,還讓人不自覺的心生憐愛?

當然,這些對於小高而言都不重要,他此時正緊緊的盯著男孩兒手中的牛皮荷包!

剛剛他親眼看見,男孩兒將三枚銀魂幣放入了那荷包之中!

那可是三枚銀魂幣啊!

足夠小高好吃好喝兩三個月了!

而且看那荷包鼓鼓囊囊的樣子,裡面還不知道有多少魂幣呢!

有錢能使鬼推磨,在巨大的利益引誘之下,小高突然覺得,偶爾扮演一下強盜的身份也未嘗不可!

反正對象只是一個看起來不過四五歲的孩子,哪怕小高不以氣力見長,還能搶不過一個稚童不成!?

到時候,小高只需要找准機會,一把搶過男孩手中的荷包,之後再借武魂的力量揚長而去,等那男孩反應過來的時候,他早就他已經跑出奧古城了!

不過小高也不蠢,眼前這個男孩明顯就不是普通人家能養出來的,大概率是城裡哪個小家族的小公子,否則一個小男孩,也不可能有那麼多錢,謹慎起見,小高並沒有選擇在第一時間動手,而是尾隨了好幾條街,好生的觀察了足足一刻鐘之後方才下定決心的!

據小高觀察,這小公子應該是自己偷偷跑出來玩耍的,身邊沒有什麼家奴,也沒什麼成年人照拂,雖然周圍的人對男孩都很友善,但只要不是貼身保護,小高都有自信能夠避開他們!

一刻鐘之後,小高知道,自己該動手了!

在拖下去,若是讓男孩的家人找到了,那就錯失良機了!

深吸了一口氣,搶小孩這種事情,小高也是第一次做,要說沒有心理負擔,那是說謊,甚至有那麼一瞬間,當小高看到男孩兒臉上洋溢的笑容之時,也不是沒有想過放棄。

但這奈何實在是太多了啊!

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兒拿著這麼多錢在他面前晃悠,這簡直就是天賜良機,他要是不接著,會遭天譴的!

天予不受,反受其咎!

「呸!」想到這裡,小高狠狠的吐了口唾沫,眸光變得凌厲起來,雙腳之上逐漸亮起了白光,武魂已經召喚出來,死死盯著男孩手中的牛皮荷包。

男孩現在顯得很開心,不斷的晃悠著手中的荷包,那荷包有個提手,男孩就抓著提手,頑皮的玩起了大風車,一點都不擔心荷包里的魂幣會撒出來——牛皮荷包的質量還是很好的,男孩是真的一點都不擔心。

「就是現在!」見此情形,小高拔射起步,像陣風一樣朝著男孩的方向狂奔了過去!

在所有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小高已經抓住了那牛皮荷包!

小高下意識的抓了抓,感受到荷包之下滿滿的魂幣質感,登時一喜!

就這分量,就算都是銅魂幣,那也不虛此行了啊!

好在小高並沒有被突如其來的狂喜沖昏頭腦,完全不做停留,直奔城門而去。

只要出了城門,小高就再也不來奧古城了!

可下一刻,小高只覺得一股強大的反拽之力順著牛皮荷包的提手傳來,小高只覺得大腦一片空白,雙腳卻已經跑了出去,一左一右兩股完全相反的力量讓小高的身子骨都散架了,啪的一聲摔到了地上。

直到劇痛傳來,小高方才反應過來,揉了揉生疼的腦仁,愣愣的看向那男孩兒,下意識的又拽了拽手中的牛皮荷包,可那男孩兒卻像是一塊巨石一般難以撼動!

小高蒙了,一個小孩子,哪來的那麼大力氣!?

如果是個六歲的孩子,那也就罷了,總有些天之驕子,武魂覺醒之後伴生魂力,年僅六歲便能做到許多非人之事。

但問題是,眼前這個孩子才四五歲的樣子,武魂也沒有覺醒,更別提魂力了!

這是純純的力氣啊!

男孩兒也有些茫然,突然衝出來的一道人影讓他的小腦瓜子有些反應不過來,他只覺得有人碰他的荷包,便下意識的一扯,結果眼前這人就趴地上了。。。

男孩兒和小高的視線在半空中遇上,場景一度尷尬。。。

幾個呼吸之後,男孩兒似乎是反應過來了,小臉上浮現出玩味之色,反觀小高卻是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跑是跑不了了,在剛剛這會兒功夫,周圍看熱鬧的人已經圍上來了,除非小高能飛,否則在劫難逃!

小高知道,他小飛俠今天算是栽了!

與此同時,男孩兒也看向了小高,神情渾然不像一個不諳世事的孩子,玩味之中帶著戲謔,似笑非笑的對他問道:「外地人吧?」

「咕嚕。。。」小高艱澀的咽了口口水,趕緊點了點頭。

不知道為什麼,小高總覺得,眼前這個小男孩,即將做出什麼極其殘忍的事情來!

事實證明,小高的猜測是正確的!

男孩兒伸出稚嫩的小手,抓住了小高的頭髮,笑呵呵的說道:「我就說嘛!」

緊接著,男孩兒將小高的腦袋猛地朝地面砸去,砰的一聲悶響之後,血肉模糊!

小高沒死,男孩兒只是磕掉了他的一排牙齒而已!

做完這一切,男孩兒就像是沒事人一樣,轉身就走,周圍看熱鬧的人下意識的給男孩兒讓出了一條路來,原地就只剩下一個不斷捂嘴哀嚎的小賊了!

妙雅 。 在懸崖上,朝下望去,看向森林中……

「……」

嗯,張言確定,在這裏基本上,什麼都看不到。

全是茂密的樹冠。

他開始跟着韋恩,朝着更低的地方走去。

不一會兒,他們就來到了地勢相對低的地方。

在這裏,能夠看到一些不同的景象。

張言發現,在樹冠下,可以看到螢火蟲一般亮光。

風過林海,發出沙沙聲,而那亮光就像海浪似的。

一浪疊著一浪。

不斷的閃爍,變換出強弱不等的光。

時常有鈴鐺「叮鈴」聲,在林間響起。

伴隨而來的,有一種飛行的發光毛球。

它們就像是隱藏在密林中的精靈一樣。

這據說就是迷魅森林的特產真菌。

它們可以用來釀酒,可以用來製作入夢咒。

算的上是一種非常特別的魔法生物。

這種發光是他們在繁衍後代時候才會發出的光芒。

並且風也會刺激到他們,讓他們發出強弱不定的光線。

迷魅森林中,其實有不少的其他菌類。

有長了腿,並且渾身長滿蘑菇的樹枝。

它們遊盪在茂密的樹林里。

等到合適的位置,再噴出身上的孢子。

孢子在寄生死掉的樹枝后,又會爬起來。

開始新的征程。

不斷在迷魅森林中周而復始。

另外有一種,一人多高的青藍色傘蓋的蘑菇,也會移動。

一蹦一跳的,在樹上,在懸崖邊,在密林地面上。

發出「Duang、Duang、Duang」的聲音。

聽說他們的生命周期,非常長。

大概有一年多的樣子。

而西澤和尤多娜兩人,來到這裏后,餓瘋了的他們,就在這裏追殺一隻半人高剛出生的小蘑菇。

張言被韋恩帶着,來到能觀察到他們的一處高台上。

在這裏有幾隻棕色的迷魅鼠,正在這裏全天候監視着他們。

韋恩給的命令就是讓西澤和尤多娜,永遠迷失在森林中。

不會讓他們死亡,也不會讓他們醒過來。

看到張言來了后,迷魅鼠們統統對着他行禮,這些全是韋恩的嫡系部隊,看他們的裝扮和身上掛着那火柴棍大小的魔杖。

張言知道這群小傢伙們,也是比自己厲害的魔法師。

「殺掉他們的話,他們在現實世界裏就會醒過來……」

韋恩繼續當着老師給張言講解起來,入夢咒拉入幻夢境的人類,到底會怎麼樣。

「只有等他們的肉體死亡后,精神體才會在這裏永遠留存下來!」

「所以我們一直在觀察着他們,只需要等待外界,將他們的身體處理掉,我們就不用管他們了,就算他們到時候自殺,也只會變成亡靈,在幻夢境裏,無論如何,他們都出不去了。」

聽得張言艱難的咽著口水,好傢夥,連自殺都出不去,這懲罰多少還是有點狠毒。

當對方失去對自己的威脅后,張言就開始審視自己,時候下手太狠了點。

而韋恩像是看穿了張言的心思,他看向遠方那正在追逐獵物的兩人,緩緩說道:

「這就是他們應該預想到的結局……」

說着韋恩的聲音,變得嚴厲且堅定:

「要知道啊!他們可沒有逼不得已!」

「既然選定了要動手,那麼就有要有被反殺的覺悟,如果連這種覺悟都沒有,他們也就只配迷失在這裏……」

一邊說他還一邊指著西澤和尤多娜狼狽的身影:

「你看他們現在,明明知道自己迷失了,卻連自殺脫困的想法都沒有,這種廢物怎麼配與我們為敵?」

韋恩說出這句話后,就再沒有去看一眼那兩人。

看的出來,他從心裏就看不起這兩個人類。

然後他看着張言繼續說道:

「他們為了皇子要對尊敬的主人動手,我是為了主人,將他們永久留在這裏,很公平的對局,輸了要麼置之死地而後生,要麼就老老實實接受失敗,都是他們自己選的,我們不需要同情敵人。」

「……」

張言摸了摸後腦勺,尷尬的笑道:

「好了,知道了,韋恩……你太嚴肅了……」

韋恩總會在張言出現某種思想偏差的時候,開啟嚴厲模式。

讓張言有些頂不住。

最後張言不得不轉移話題。

再次提及高中低魔法的分類,以及他自己現在用的聖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LATEST GIFT CARD OFF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