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對自己有那般齷齪想法,還毫不生氣,難不成……他們真是兩情相悅?

CHECK OUT AMAZING OFFERS


「當然知道,人都是以心換心,將心比心,我徒兒對我赤忱一片的真心,我怎麼可能不曉得,我看不懂的是你不知人間情暖的魔吧。」

而她甘願為葉湛打破自己的原則,也是為了這片赤忱。

炎熱的洞穴里,靜了幾息,容影忽然朗聲大笑了起來,笑得癲狂又放肆,聲音在狹窄的甬道里迴響。

「你笑什麼?」離傾蹙眉。

容影好久才停下來,搖頭道:「仙君你還是不明白,你所理解的情是師徒之誼,而我說道的卻是男女之情啊。」

聞言,離傾頓時怒火不止。

她和葉湛堂堂正正清清白白的師徒關係,豈容一介魔物輕易詆毀。

「容影,你休要以你齷齪的心思,去揣測我徒弟。」

「到底是我齷齪,還是你那徒弟齷齪,仙君你仔細想想。」

看着容影扭曲的面容,離傾忽然又平靜了,和魔物論長短,講禮義廉恥,她才是真的蠢。

容影的樣子,分明是想要激怒她罷了。

離傾嗤笑一聲,「我自然知道,這普天之下,能比你齷齪之人,怕是找不出來了。」

「……」

容影磨牙。

他覺得以離傾在情愛之事上的遲鈍程度,怕是要給她一劑猛料,她才會相信,她那徒弟到底對她懷着怎樣的心思。

他那些想着離傾在黑夜裏做出的事,如果告訴她,不知會掀起怎樣的風浪。

想到葉湛會被離傾厭惡,他心中的愉悅便掩都掩不住。

此刻,只想痛快發泄出,用最腥騷最下流的話語,將葉湛的齷齪心思,一一擺在離傾面前,供她親眼瞧瞧,她珍之若寶的乖徒弟,是怎麼在她身上索取無度,做盡下流之事。

「仙君,你見過葉湛的夢嗎?」想到葉湛也會被拋棄的可能,容影眼睛亮得不正常。

離傾已經徹底不理這個瘋子了。

容影毫不在意,此刻他的嫉妒惡意,不聽使喚地源源不斷地從嘴裏溢出,只想給予對方沉痛的一擊。

「仙君我可見過,在夢裏,你那乖徒兒將仙君你……」

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球,猛地從火海里擊出,擦著容影的面頰而過。

容影偏頭躲過,到嘴的惡毒話語,就這麼生生被打斷!

他怨恨地回眸,只見葉湛從火海里走了出來,他卻如一柄淬滿寒冰的劍,渾身冒着森森的寒氣。

容影與他對視了片許,最終嗤笑了聲,未再繼續說下去。

他不想讓葉湛好看,他想看着葉湛被離傾所厭惡,生不如死地活着,比上一世活得還要凄慘。

但此刻,他暫時還不想惹怒葉湛,畢竟開啟魔界大門,必須要葉湛相助才行。

他再多的憤怒,怨恨,嫉妒,在這一刻,都必須忍耐下去。

。 慕夏鬆了一口氣的同時,聽到低渾的中年男人的聲音。

「我就是來看看您是不是喝多了,給您送解酒藥來了。」

「不用,我沒喝多,我還有重要的事,別再來打攪我。」

夜司爵的聲線冷冷的,沒有任何起伏。

但是他說的內容足以讓人誤解一切。

「好的好的!不打擾您休息,那我也休息去了。」男人的聲音帶着明顯的笑意。

隨後慕夏就聽到了關門聲。

她等了兩秒才走出去,小聲地詢問道:「是誰?」

「做過程設計的傢伙,跟你家公司經常合作。這傢伙應該就是跟你爸一起安排你過來的人。」夜司爵說着,看她一眼,問:「你沒事吧?」

「什麼?」慕夏不知道他問的是什麼,一臉疑惑。

夜司爵的薄唇張開又合上,反覆兩次后,他乾咳一聲,說:「被自己父親安排了這種局,我問你難不難過。」

蠢丫頭,非要他把話說這麼明白!

「不難過。」慕夏搖搖頭,一臉淡漠地說:「他本來就是這種人,我早就看透了。」

夜司爵哼笑了聲,明顯不相信她的話。

他晃了晃手裏的紙團,道:「不難過你為什麼要驗證這個?」

「我……」

「慕夏,在我面前,你不用裝你有多強大……」夜司爵說着,忽然意識到自己說的話有點過分不像他了,連忙又補了句:「在我面前,你裝也白裝,沒有人的偽裝可以逃過我的眼睛。所以,你還是省省力氣吧。」

慕夏剛才還有點被夜司爵感動到了,此刻表情一臉冷漠:「謝謝你幫我省力,但我的確不難過。」

她從不把自己的脆弱告訴別人。

夜司爵深深看她一眼,心裏生出些莫名其妙的懊惱。

他正要說話,房門再次被敲響。

「噓。」夜司爵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慕夏會意,再次躲進了卧室。

但是她剛進門,就聽到夜司爵說:「出來吧,自己人。」

慕夏連忙推門回到客廳,只見她之前在君家見過的戴眼鏡的男人正站在客廳,手裏拿着包裹着司徒海頭髮的紙巾。

男人拿起來聞了聞,皺皺鼻子道:「怎麼有股味?」

慕夏臉一熱,她放在鞋底,當然多多少少有點味道……

就在她尷尬地不知道怎麼解釋的時候,夜司爵平靜地開口道:「你這潔癖也太嚴重了,我就在手裏拿了幾分鐘而已。如果有味……大概是我的體香吧。」

慕夏表情一頓:「……」

羅毅聽言沒有多想,把紙團放到了口袋裏,隨後,他的目光落到了慕夏身上,視線停留幾秒后,他又看向只圍了條浴巾的夜司爵,眼底生出幾分詫異。

「你們這是……?」

「有點私事,需要瞞住一些人。」

「那看來是這位小姐需要驗d

a了。」羅毅朝慕夏伸出手:「你的頭髮也需要給我一根。」

慕夏立即拔下了自己的一根髮絲遞給羅毅。

羅毅抽了張紙,把髮絲包住,隨後他看向夜司爵道:「醫院那傢伙……各種療法都嘗試了,還是不行。醫生說他是重度創傷后應激障礙,治療起來很麻煩,起碼得需要一年。」

「一年?」夜司爵的眉頭立刻皺了起來,道:「太久了,我們等不起。」

就在這時,旁邊的慕夏走上前一步,問:「創傷后應激障礙症?」 「嘿嘿,就是關心你一下!對了,你這怕是出不去了吧?」胖子湊上前,看着冶伽穿着的衣服。

冶伽稍稍沉了口氣:「說得像你能出去死得,都是死囚,什麼出不出的去。對了,你犯了什麼事?」

「我?嗯……我就是偷了點錢!」

聽到這話,冶伽就有些不解了:「偷了點錢?不至於死吧!」

「額……我偷的是墟府史府中的,我記得當晚我進了後院,然後走進一個閨房裏,那裏面的金銀珠寶啊!那真是……晃得我眼睛都花了。」

「活該你死罪!」

「誒!怎麼說話的!哎,要不是得罪了墟府史,我也不至於死罪。」

冶伽白了一眼,隨後趴着睡覺。

付相的到來,並沒有過多的影響到冶伽。畢竟對於付相的態度,冶伽早就已經習慣了。那種冷漠、不屑、嫌惡的眼神,冶伽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而這個時候,牧史已經進宮,面見昱帝。

「牧史,冶伽的真實身份,以及她身上背着的罪,想必你都已經知道了。本帝不瞞你,本帝準備後日就將冶伽處斬。」昱帝自信滿滿,認為自己這麼做天經地義。

牧史聽到這話,先是行了個禮,接着禮貌道:「昱帝,我並沒有認為您處置冶伽有什麼不對。但冶伽雖然是伏淵國的罪人,犯了伏淵國的國法。可她如今是辛古國的國師,傾皇親封並且十分重視。還請昱帝先發出書信告知傾皇一句,再處置冶伽不遲。」

邮寄心情 「牧史的意思是……」

「我辛古國的朝中重臣,一國國師,怎麼能讓昱帝說殺就殺呢?昱帝,打狗還要看主人,怎麼也得知會傾皇這個主人一聲,等到回復再殺吧?」

聽到這席話,昱帝算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了。考慮了片刻,昱帝低聲道:「本帝這就給傾皇發去消息,等他回復之後再處置冶伽。」

「多謝昱帝為兩國的友好關係考慮,告辭!」

「牧史慢走!」

看着牧史走出大殿,昱帝深深地沉了口氣,臉上盡顯焦慮。

「昱帝,為何要按照牧史那樣做。就算殺了冶伽,想那傾皇也不敢進攻伏淵!」

「呵!冶伽身為辛古國師,若本帝不告知傾皇,就將她的人頭砍下,傾皇定然不滿。更何況,當初霄王將冶伽困在夜城,傾皇五十萬大軍駐紮征夜部邊境之事天下皆知。傾皇對冶伽不一般啊!」

「為了兩國的平定,昱帝才選擇答應牧史之言。」

昱帝稍稍點頭,心中也是十分不甘。

在幾日後,牧史得到昱帝的允准,來到大牢中。

看着這牢中的種種環境,牧史心中甚至認為,如今的冶伽已經死了。

這裏不僅陰暗潮濕,牢房裏還有老鼠等小動物。他真不知道冶伽是怎麼在這裏度過的。

辛古國時,冶伽是何等的尊貴,地位是何等的尊崇。而傾皇,錦衣玉食的待她,更別說是為她擴大明宣宮佔地,修建獨立小院的事情了。

正想着,牧史已經到達冶伽所在的牢房。

他看到眼前的場景,眉頭緊鎖,蹲下身輕聲喚道:「國師!國師!」

聽到他的喊聲,冶伽從稻草中抬起頭來:「牧史……」

「國師,我已經給傾皇送信過去了,昱帝也會送信到辛古。傾皇……會救你的。」

冶伽愣了一愣,心中想道付昔雨的話,薄唇揚了起來,一抹不屑的笑容:「救?就算想救,他也是鞭長莫及!昱帝下了狠心要殺我。更何況,傾皇是不會救我的。」

「國師,您為什麼要做到這樣的地步?你在這裏很危險,為什麼不聽傾皇的話,早早回去?」

「回去不就是如他所願嗎?你走吧!」冶伽說完,再次埋下頭來。

她的傷口正在結痂,渾身難受。在這個情況下,她根本就沒想跟牧史多言。

「國師,你好好保重!傾皇一有消息,我就過來告知你。」

牧史遠去的腳步聲傳進冶伽的耳朵,冶伽笑得妖冶,心中暗暗問:你真的會救我嗎?

可立馬,冶伽又苦笑着回答自己:「你怎麼會救我呢?我可是你曾經狠下殺手的人!我會報復你,會……」

「會怎麼樣?」旁邊牢房的胖子輕挑細眉,好像看出了冶伽的心思。

「跟你沒關係!」

「哼,明明就是自己下不了手去報復人家!神氣什麼勁兒!」

「你還真不忌憚我?」冶伽也是不解,這傢伙還真不忌憚自己是辛古國師?

只見胖子無奈一笑,然後咧著嘴傻乎乎道:「都是將死之人,到了閻王殿,你還能跟閻王說你是辛古國師,讓閻王給你投個好胎?投胎這種事情,也得分善惡罪孽的。」

。 第1717章

說的,都是實話。

辛裕點點頭。

這時候,辛寶娥從外面回來。

父子倆的視線落在她身上,等她走近,辛晟率先不滿地發問:「你去哪裏了?」

辛寶娥被辛晟威嚴的目光一瞪,立即垂下眸子,溫聲說道:「一位朋友的母親生病,請我過去幫忙看看。」

乖巧溫順的模樣,說話也是冷靜平穩,絲毫看不出撒謊的痕迹。

站在辛晟旁邊的辛裕,卻只覺得譏諷無比。

回想起辛寶娥曾在自己面前的種種表現,現在誰又知道哪些是真,哪些是假?

畢竟……他的這個小妹,是那麼善於偽裝啊。

辛寶娥說是幫朋友的母親看病去了,辛裕卻知道她是去見了宮雅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LATEST GIFT CARD OFF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