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此之外,他也就沒有任何的愛好了。

CHECK OUT AMAZING OFFERS


而現在的他就對不遠處,正在強拆福利院的張全,產生非常濃郁的興趣。

剛剛在車上的時候,葉天傾已經將話說的非常清楚了。

他很清楚的說,他在一個多月前,親手將張全廢掉。

讓其變成一個廢人。

可現在!

就是張全這個廢人,卻是完好無損的站在這裡,修為還已經達到皇級巔峰。

這在秦無爭看來,那就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啊。

所以,現在他對佛爺是如何在一個月左右的時間裡面,將張全給治療好的,非常的感興趣,想要知道。

所以他現在便是氣勢洶洶的跟著葉天傾,快速的就朝著張全靠近。

此刻!

执念逃不开 正在耀武揚威,指揮著手底下的人,霸道強拆的張全,似乎是察覺到危險來臨似得。

他眉頭微微一皺。

下意識的朝著葉天傾和秦無爭的方向看來。

當他轉過頭來,看到葉天傾渾身殺氣的朝他走來的時候,張全那滿是霸道的臉上,登時浮現出一抹死灰色的慘白。

旋即就看到他!

渾身劇烈的顫抖起來,下一秒便是猛地站起身來準備逃跑。

「哼,想要跑嗎,我倒是要看看……你能跑到哪裡去,給我站住吧!」

葉天傾冷哼一聲。

精神攻擊瞬間抵達。

「啊……」

張全的嘴裡發出一聲慘叫,便是重重的倒在地上,雙手死死的捂著腦袋。

就在剛才他準備逃跑的那一剎那。

他只覺得自己的腦袋彷彿要炸開似得劇痛,那種感覺當真是疼不欲生,似乎隨時都可能真的死過去一般。

「張全!」

葉天傾走到他近前,抬起腳來踩在張全的後背上面,聲音冰冷的響起。

「啊,不,不……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我,我……我不是張全,我不是張全啊,你認錯人了,你真的認錯人了。」

「我,我……真的不是張全,我也不認識張全是誰,你,你……不要找我的麻煩啊。」

張全驚恐的喊著。

渾身冷汗淋漓,瘋狂的流淌。

實話實說!

張全對葉天傾乃是極其疼恨的,完全的就是恨之入骨的疼恨。

但那又如何那?

他自己非常清楚,就憑他的實力,絕對不是葉天傾的對手。

他縱然在疼恨葉天傾,縱然在想要報仇,想要將其抽皮拔筋。

但他都清楚的知道。

在葉天傾面前,他就是一隻微不足道的小螞蟻。

若是葉天傾想要滅他的話,那就是抬抬手的事情。

所以!

此刻他在見到自己的敵人,見到這位曾經將他廢掉,讓他變成一個廢人的敵人的時候。

他才會表現的這般驚恐,這般恐懼,而不是表現出憤怒。

「這,這……這位大爺,你認錯人了。」

「我真的不是張全啊,我和張全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我不知道那個叫張全的,他是欠你錢還是欠你其他的東西,但我真的不是張全啊,求求你放過我吧,不要傷害我啊。」

張全繼續求饒著,打死都不敢承認,自己就是張全。

此刻的他就被葉天傾踩在腳底下,當真是卑微到極點。

「哼!」

葉天傾則是發出一聲冰冷的冷哼。

他低著頭!

看著被自己踩在腳底下的張全,冷聲說道:「張全,你到是死性不改啊,之前在天北市的時候,你就強拆福利院,現在……在京城遇到你,你竟然還強拆福利院,怎麼……你和福利院是有仇嗎,為何非要強拆這些地方?」。 親衛的存在,就是為了護住主上和少主的安全,主上現在用不上他們,他們自然是要跟在少主的身邊,保護她的安全。

現在少主說她的身邊危險,讓他們留在九嶷山,一行人心裡都不好受。

奚淺嘆了口氣,「你們都清楚,如果……真的有什麼事情,大家都是徒勞的犧牲!」

她說得直接,天樞幾人臉色有些羞愧。

奚淺,「我實力低微,護不住你們,如果害你們因我出事,我會過意不去,等我身邊沒那麼危險,或者我實力變強,之後我走哪裡都帶著你們可以嗎?」

她用哄人的語氣。

天樞幾人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這樣突然覺得,他們有些無理取鬧!

最後,奚淺離開的時候,還是沒帶上他們,看著遠去,漸漸消失得身影。

天樞深吸一口氣,看著另外的六人說道,「我們必須努力修鍊了,少主因為擔憂我們打不過別人而不帶我們,是我們的失職!」

他們的職責就是保護少主,結果還是因為危險被留下來。

另外的六人臉色一肅,「我們明白!」

他們不僅要自己修鍊,還要帶著另外的親衛,提高整體的實力。

九嶷山的品味,就像是瘋了一般的在修鍊,而此時,奚淺已經離開了九嶷山。

陌顏和饕餮還是跟在她的身邊,至於九御,就在她猜想九御在哪裡的時候,九御突然出現。

「九姑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奚淺說笑。

九御白眼,「我不來是不是如你的意了?」

她這話是實話,奚淺和她彼此都明白,但是奚淺沒承認,她笑了笑,「姑姑說笑了。」

「哼,我才懶得說笑呢!走吧,該去做你該做的事情了,磨磨唧唧的,浪費天賦和時間!」她罵罵咧咧的。

奚淺,「……我該做的事情?是什麼?」

她怎麼不知道自己還有任務了,千萬別,她可不想再背負什麼鬼東西。

九御哼了一聲,「你手裡的斬神刀和神罰劍是擺設?沒看它們的名字么?戰神!誅神!快去吧!」

奚淺:「……」

奚淺:「…………」

「看什麼看,我說錯了?趕緊的,再磨磨唧唧的,仔細你的皮!」

後面的一句話,讓奚淺的後背突然發涼!

她眼底劃過一絲不知名的情緒,很快消失不見,這時候九御已經收回了眼神,所以沒發現。

饕餮看到奚淺真的有些生氣,於是冷哼了一聲,看著九御,「你態度好點,我忍讓你,不代表我怕你,你再敢逼著小丫頭做她不喜歡做的事情,信不信我直接……和你同歸於盡?」

九御一噎,如果饕餮說教訓她的話,她還真的不怕,畢竟饕餮打不過她。

但如果是同歸於盡的話……

好吧,她還是有些忌憚的,但是她沒想到,饕餮一個堂堂的凶獸,竟然會對一個小丫頭如此的掏心掏肺。

就算是涉及自己的生命,也決不含糊。

她眼睛狠狠地眯了一下,深深地看了奚淺一眼,丫頭,還真的……有些魔力!

就連她……罷了罷了,不過……

九御抬頭,「好吧,那我好心告訴你們一個消息噢,現在恐怕整個仙界,都知道神罰之劍和斬神刀在你的手裡了,你自己做好心裡準備!」

神罰之劍和斬神刀現在是完完全全的上古神器,以奚淺金仙巔峰的實力,能發揮出一半的力量,再多她會被反噬。

不過這一半的力量,可以斬殺中品仙尊!

她已經突破到了金仙巔峰!

奚淺:「???!!!」

饕餮和陌顏:「???」

九御見他們奇怪的看著自己,慢條斯理的開口,「沒錯,是我泄露出去的。」

「我特碼和你同歸於盡!」饕餮平靜的說著,眼裡卻暴露了他自己,已經怒火衝天!

說著,他就撲了上去,奚淺沒管!

九御也不怕,兩人就消失了。

陌顏看了奚淺一眼,發現她除了臉色冷了一些,並沒有太慌亂,心裡佩服她的定力!

誰知道下一瞬,就看到奚淺直接彈起來,「我特碼的,我……我,想殺人!」

陌顏:「……」

她自己在原地轉了幾圈,然後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所以,我現在的處境,是人人喊打?」她已經被氣得口不擇言。

陌顏嘴角抽了一下,真想要回答,就看到她眉心突然閃過一道幽光,一個絕色傾城的女子出來。

「差不多是這樣。」幽熒說道。

奚淺泄氣,「九御為什麼這麼做?她是嫌我死得不夠快嗎?」

陌顏腦子一抽,「應該是!」

然後,她被兩雙同樣沒什麼情緒的眼睛瞪了。

陌顏果斷閉嘴。

幽熒看著奚淺,「她這是在逼你快速成長!」

奚淺沒好氣,「我成不成長關她屁事!」

陌顏覺得有些危險,他默默的又往後退了兩步,被奚淺看到,她冷哼了一聲。

陌顏又默默的走了回來,結果發現奚淺的眼神更冷了。

陌顏:「……」此時他抬著左腳,究竟是該後退還是該往前,怎麼辦,挺急的。

奚淺的眼神終於被幽熒拉了回來,陌顏下意識的鬆了口氣。

幽熒說道,「她逼你成長,應該是看出了一些我們不知道的事情,這是一個猜測,還有另外的一個猜測,就是她自己閑得慌,想要把你推出去攪動風雲,畢竟現如今太平得很!」

幽熒和奚淺都不知道,他們一不小心,就猜中了真相。

奚淺,「……太平?就這三天兩口的出事還太平?她是不是太閑了!」

「可能就是太閑了!」

兩人面面相覷,都沉默了,人一旦閑了,就會做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比如饕餮,他一閑下來,就會自殺,覺得人生無趣!

「她出手了,我就必須跟著走。」奚淺不得不承認,她現在沒有反抗的資本。

其實有的,只要聯合玄天宮,九嶷山一起對付九御的話,不是沒有勝算。

但是那樣的話,付出的代價太大了,她不願意。

「目前來看,只能如此了!」幽熒的眼底,冷到極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LATEST GIFT CARD OFFERS